《乡村神医》

小姐身体过于虚弱,只是睁眼看了眼前的三个人一会儿,尤其是把眼光放在张凡的脸更多时间,然后,嘴唇微动,但什么也没说,无力地闭上眼睛,重新睡着了。
她呼吸均匀,脉博平稳,生命体征完全正常了。
张凡慢条斯理地将小姐玉足放到床上,看着朱军南,说道:“现在,小姐身上的咒毒并未清除,还需要做个小法术。”
“说!有什么吩咐?”
张凡冷笑地看了宫少一眼,“这个,当父亲的帮不了忙,必须是同辈人才行。”
“同辈人?可以呀,找个保镖来?”朱军南问。
其实朱军南不想让宫少来帮这个忙,所以故意说要保镖来。
“不,外人不好,外人没这个关系,与小姐气场不合。不如家里人更好,我看,宫少是最适合的人选。”张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朱军南救女心切,便对宫少道:“小宫,你可吗?”
宫少不知是计,心中一喜:麻地,这正是我表现忠心的好机会!
“没问题,叔,为了救小筠,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行。张先生,你放心,我保证全力配合!”宫少左右表了决心,信心相当地足,一副英雄救美不惜性命的忠心样子。
张凡点点头,假装赞许,然后严肃地道:“宫少可要事行想好,要配合的话,就要配合到底,不可中途而废,否则的话,小姐命在旦夕!”
“为了小筠,我就是搭上命都心甘情愿!”宫少声音朗朗,胸脯拍得山响。
“好,我们大家去厨房!”
三人来到厨房。
张凡取来一只大炒勺,倒了半勺油在里面,打开电炉子,用大火烧开油,将那只人偶放放到沸油之中。
小偶人在沸油中上下滚动,两条胳膊一张一合,一分一开,似如一个人在海里游泳,样子十分诡异!
朱军南看得脸都白了!
而宫少更是瑟瑟发抖!
好恐怖!
张凡退开两步,垂下眼帘,双手合十,口中喃喃念道:“日出西方一点油,手提金刀斩青牛,徒孙仰首看上天,三清吾师在身边,灶火神尊己拘到,太上老君丹火来,始作俑者焚身亡!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言毕,只见小人偶突然停止翻滚,静静地浮在油面之上!
一动不动,像一具淹死的尸体!而那两只小眼睛,却一眨一眨地,放出一阵阵怨鬼之气!
朱军南和宫少惊得差一点跪下!
张凡将刚才给小筠揩脚的两张纸巾拿出来,然后拧开水池下水的水封弯管,用盆接着,接了小半盆黑黑的污水。这些污水平时好长时间存在弯管里,所以冒出一股臭气,令人不由得皱眉头。
张凡把两张纸巾在污水里沾了一沾,沾得湿透了,然后用手拧一拧,拧成两根条状,含笑递给宫少。
宫少直往后退!
“这,这么脏,你他妈别碰我衣服上!”宫少骂道。
张凡微笑着向前一步,把纸棍往宫少脸前一晃,严厉地道:“吃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