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不是天灾,应该是**!”张凡道。
“**?你明说一下。”
“还用说?你自己应该早就发现问题了。你朱家这么大的产业,只有一个女儿是继承人,如果择婿不当,不但误了女儿,还把朱家的产业所托非人。”
朱军南脸色一变,随即深深地点点头,领悟地说:“你指的当然是宫少。对于这个人,我其实已经忍耐他好久了,只是碍于两家有业务关系,他父亲是我生意上的老友,所以我在找一个适当的时机要把话挑明。谁知他真是不争气,越来越不像话了!这样的人渣,怎么配做我朱家的女婿?您说呢?”
张凡笑笑:“定夺女婿的事,是你们家庭内部的事,我一个外人不好置喙!”
说着,便转身便要告辞。
“张先生,您的酬金……秘书,快来,给张先生转帐一百万!”
几个小时后,张凡带着帐号上新增的一百万,回到了刘家庄。
张凡这次n省省城之行,给朱家小姐朱小筠治好了病,获赠百万悬赏奖金,心情自然是大不一样:想想就禁不住偷偷要笑,去!一百万,这可是七位数字,以前从未想过的天文数字。
不过,张凡并不是轻浮张狂之人,他回到刘家庄,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只是背地里把帐号给涵花看了看,然后,去镇上储蓄所取出五万块,来到刘村医家里。
刘村医经过一天休息,已经基本恢复了精神,坐在那里,露出脖子上一道紫色的勒痕,看着不太雅观。
张凡上前道:“来,小刘,我给你看看脖子!”
说着,伸出小妙手,轻轻地按摩几下,笑道:“没事了!伤痕没了。”
刘村医哪里敢相信,就张凡用手摸一摸,那么深的勒痕就消失了。忙拿过一把小镜子,一照,顿时感动得差点掉泪:“张神医,你绝对是神医!”
“别管我叫神医,别人一管我叫神医,我都起鸡皮疙瘩。其实这没有什么,我只是学师父学过一点活血手法,刚才给你那里通络消紫,把皮肤恢复正常。”
“这……张医生,我要是能在你身边工作就好了。”刘村医感慨地道。
张凡用手机拨通了朱军南的号,说了几句,递给刘村医。
朱军南在电话里向刘村医郑重道了歉,捎带那个吃纸的宫少,也被迫在电话里向刘村医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张凡把朱军南托他带来的两大箱礼品转交给刘村医,然后又把五万元现金递到刘村医手上,道:“刘医生,这钱是我和涵花的一点心意。过去,涵花家困难的时候,你没少给帮助,要不是你多次免费给涵花奶奶看病打针,她老人家恐怕早就没了。”
“那都是应该的。”刘村医不肯收钱,双方推扯起来。
张凡劲大,把刘村医摁得坐下来,道:“这钱你要是不收的话,我们全家于心不安。再说,这五万块钱,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大数,你知道吗?这次我把朱小筠的病治好了,朱家兑现了百万奖金。即使从信息费的角度看,也该给你提成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