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光头男被张凡捎带着骂了一句“猴急”,心中邪火上来,蹭蹭地大步来到张凡面前,竖起中指,冲张凡挑衅,嘶喊着:“过来又怎么?小子,你总不是叫我过来打架的吧?你竖起耳朵给老子听清,要打架的话,我可以在三秒钟之内叫你跪倒。”
“揍他!揍他!”台下有人起哄。
张凡不理会台上的乱嚷,直视光头男,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,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。我叫你滚上来,是想给你诊断一下你身上的大病,来验证我的中医水平,你敢吗?”
“有什么敢不敢,别机八废话,有屎快撒,完有屁快放,放完舒畅!我有什么病?”光头男一抱拳,脸上狰狞,大声催促道。
张凡打量一会,神识瞳透过光头男的身体,迅速扫瞄了一遍,笑道:“小子,你没有什么内脏性病患,但你的左腿膝盖有问题。可能是踢球踢伤过,后来遇到庸医,给你做微创手术失败了,所以现在膝盖以下知觉麻木,气血不畅,导致脚踝以下末端毛细血管积血发黑……总而言之,你这条腿基本走到了报废的边缘,跟一根木头拐杖没什么区别。所以,你是一名未来的瘸子。我说的可对?”
光头男一惊:膝盖有伤,踢球受伤,微创手术失败,还有脚底的积血发黑……这些秘密,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?
不过,他不想当众承认。
那样的话自己没面子,张凡反而牛逼了。
“根本没有的事!你在胡扯!”光头男大声道。
“你不承认没关系,你敢掀开裤管给大家看看吗?”张凡笑问。
光头男情知要陷入被动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转身便走,一边走一边骂道:“无聊!低级无聊!哪来的江湖骗子!大家别信他的。”
不过,台下人都看得见,他走路时一跛一跛的。
“喂,慢走!别摔跤!”张凡在他身后大声嘱咐道,“回家之后,每天用艾蒿狗尿泡脚半个小时,或许你还能保住你的左腿!”
台下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。
这一个回合下来,会场的气氛活跃了,好多准备退场的人决定留下来,看看这个小中医往下有什么表演。
张凡完全恢复了自信,索性从椅子上站起来,道:“本来我想讲一些中医理论,但刚才这位先生给了我启发,我想换个报告方式,不如大家轮流上台,有什么病的话,我给诊治一下,把今天的讲座变成义诊好不?”
有趣的义诊,当然比枯燥的讲座好多了。
顺便让人给看看病,不挂号不花钱,傻逼才反对呢!
“哗——”
全场掌声雷动。
张凡终于调动了全场的情绪,极为“压台”,高举双手,像明星那样往下压了压,笑道:“大家一个一个来,有病的上来问诊,没病的别瞎凑热闹呀。男男女女的,又是大庭广众,为了方便,我可以不问不摸不听,光凭看,就可以诊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