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人家就职的单位可大了!村级医务室!听清了吗?村级!多高的级别呀,起码跟三甲医院打个平手!”一个老师恶意满面地冷嘲热讽。
“什么?村医?”包工头惊叫起来,他的村里也有村医,村医不就是会打个针、开个感冒药的农民吗?连针管都不消毒,谁来给谁用!
伤员也是一愣:村医?村医怎么可能会接骨?这……难道这村医是想给自己揽个活儿吧?你揽活也不能拿我的胳膊开玩笑呀!“要么,你不要给我接骨了,我还是去大医院吧。”
“你伤骨断面情况复杂,坐车去医院的路上一颠一颠的,断面会受损,那时恐怕接不直了。”张凡已然用透视眼把骨断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,他真心替伤员着想。
张凡说得也是,伤员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,问道:“那,你……有行医资格证吗?”
张凡没来得及回答,旁边的老师们接过去话碴儿,放屁掺沙子——连讽刺带打击:
“人家肯定有,神医么!”
“估计是有,应该是村长给开的行医资格证吧?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
张凡却是微笑不语,听着这些恶毒的语言,他无须辩解。
“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,让我怎么信任你?”伤员皱了皱眉,彻底怀疑张凡了。
张凡想,如果不拿出证件来,恐怕伤员的胳膊要耽误了,便无奈地从怀里掏出那本“特别授权行医资格证”,翻开给伤员看了一看,然后甩给栾教授,道:“自己看。”
一伙老师的眼光落在那本证件上,不由得惊诧万分:
“啊?”
“特别授权行医资格证?”
“厉害,厉害!”
“全省有这个证的人,也不超过十名。”
这伙人就是这样,认为别人不如他们时,使劲地打压,发现比他们强大的人时,又顿时变成了无限崇拜!
栾教授脸色变得相当难看,哼了一声,冷冷地道:“这证书是诸局长签发的。诸局长现在在哪里?坐大牢呢。听说他这次的主要罪名是受贿给非法行医的村医开绿灯!”
“是呀,这证的来历不明。”张教授也跟着溜缝儿。
“花钱,谁都能买来这张纸!”
“也许是伪造的吧?”
老师们见栾教授不鸟张凡的证件,便一起跟着转了风头。
张凡此时专注于断骨,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他根本没往心里去,终于,他找准了一个角度,趁伤员注意力放在证书上之时,突然一拽一抻一扭然后一推!
这一连串动作,只是在两秒钟之内完成!
伤员只觉得钻心一疼!
但瞬间疼痛就减轻了。
然后,张凡运起右手小妙手,在断骨接缝处反复按摩……
神奇正在断骨处发生,骨细胞在互相融合,很快就将两截断骨粘连起来……
伤员看看自己的胳膊,已经变得直直地!跟好胳膊一模一样。
他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摇了摇头,换一个角度看:胳膊还是直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