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捂住她的嘴,小声劝道:“你小声点!不怕被那屋的听到?”
周韵竹这才意识到郑芷英在隔壁呢,便压低了声音,不过仍然在唱,分贝降了一些。
平静下来之后,周韵竹一脸满意地拥着张凡,问道:“老实交待,你刚才为什么闭着眼睛?是不是把我想象成芷英了?”
张凡苦笑着,“你饶了我吧!有你这么一个缠人精,我就够麻烦的了,再来一个郑处长,还不要我小命?”
周韵竹轻轻掐了张凡一下,骂道:“这个没良心的宝宝,得了我这么个大美人,反而怪我缠人!哪天厌腻我了,让郑芷英来缠你。她可是对你大有好感呢。”
“得了,她对我没那个意思,我对她也没往那方面想。”
“你救了她,救她的时候她是全身没穿衣服的,是你把自己的衣服裹在她身上,也就是说,她全身都被你看过了,你敢说自己没往那方面想?”
“拉倒吧。照你这个逻辑,我看了谁,就爱上谁了?我是医生,经常接治妇科病患,要是真这样的话,我爱的女子可有一个连了!”
“反正……算了我不说了,反正我得防着你点,也得防着她点,别被你们俩暗渡陈仓把我给晾一边儿去了。”
张凡无话可说。
第二天一大早,张凡便开车离开江清回家。
一路上人不多,从窗外刮进来的风有些凉,吹得眼睛要流泪,快到张家埠时,张凡忽然感到心有些慌乱,一丝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。
他可是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预兆的。
今儿是怎么啦?
心中不安,猛加油门,一路快驶,开进村中,直奔村头的医务室开来。
果然出事了!
医务室的门虚掩着,张凡推门进屋。
屋里没有开灯,借着外面射进来的晨光,发现地上凌乱不堪,椅子倒在地上,桌子搬离了原来的地方,墙上挂的画像都被扔在地上。
第一感觉是入室抢劫!
张凡心提到嗓子眼,急忙冲到里屋。
只见父母双双躺在床上,身上用细尼友绳子五花大绑,嘴里塞着毛巾。
看见张凡进来,两人使劲地挣扎着,嘴里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
张凡急忙把两人嘴里的毛巾拽出来,割断身上的绳子,扶二位父母坐了起来。
母亲惊魂未定,大口喘着气,脸色蜡黄,说不出话来。
父亲喝了两口水,缓了口气,终于讲了事情发生的经过。
原来,下半夜两口子正在熟睡,忽然有人撬门而入。
来人一律黑衣面罩,只露眼睛,进屋的总共有四个人。
他们把父母挟持着,逼问一本古书藏在什么地方?
两人哪里知道什么古书?
匪徒们便把二人绑在床上,然后开始到处翻找。
他们翻得非常仔细,把医务室翻了一个底朝天。
后来没有收获,就离开了。
估计是去了张家新楼家里。
张凡来不及多说,让父母先休息一下,然后他转身开车回到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