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郭祥山兴奋地道:“我马上就跟他们联系,接到我的电话,估计两三天内,他们陆续会到江清汇齐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你。”
“好,一言为定,这几天我哪也不去,就在江清等你们。”
郭祥山果然不食其言,三天之后,张凡家里来了一群大汉。
一,二,三……七,八,八个人,加上郭祥山,总共九个。
这九人坐得笔直,双手放在膝上,表情威严,目不斜视,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职业特战队员。
由于长期训练的原因,他们的手背关节上,长着一排疙瘩茧子,那是练击打磨出来的。细细观察,会发现他们的左眼普遍比右眼小一点点,那是长期举枪瞄准留下的“职业病”。
而在他们的脸上,有一股不怒自威的肃杀之气。
眉宇之间凝结着恐怖的天杀之气,似乎有着当年血海疆场留下的印记。
张凡跟他们一一握手,这些人动作规范,把张凡当作首长接见。但握完后之后,大家却是随便轻松自然地聊起来。
他们都是特战队员,他们那批队员退役之后,大部分在地方上找到了相当的工作,而他们没有什么门路,也缺乏找工作所必须的人情钱,所以退役后工作都没有着落,于是应聘到五大洲的杀手团或者特种雇佣兵团。由于这个行业本身就是高危行业,他们相继在战斗当中受了重伤,因此只好退投。
由于他们除了杀人别无所长,因此花光了那点解聘费之后,生活渐渐困顿起来。目前,有两人在酒店当保镖,三人当警察局的协警,两名摆小摊每天与城管周旋,甚至有一人以拾荒为生,住在垃圾场附近搭的工棚里。
这九个钢铁战士退役以后,一直没有断掉相互之间的联系,只不过因为伤病和经济的困扰,只能一年两年聚会一次。
他们中郭祥山年纪最长,因此称为大哥,以下依次都有绰号,分别称为“一象二狮三虎四豹五狼六虎七猫八鼠”,是根据大华国民间一个古老的棋牌得名。
郭祥山作为大哥,一个电话,八个弟弟当然不敢耽搁,应召来到江清。
对于他们来说,大哥的话,跟家长的话是一样的,必须尊重,因为大哥在九兄弟里的地位,不仅仅是因为他年长,而是因为他用血来铸就了自己的形象。
“张总,我们弟兄九个,全到齐了,请你检视挑选,哪个不合格的,你可以不聘,我们绝没半点怨言。”郭祥山道。
张凡给每个人递上香烟,缓和一下气氛,然后笑道:“是这样,我因业务要逐步扩张,需要有自己的人员班底。社会上当然是有能人,能打能战的有的是,但是,其中良莠不齐,人品不好鉴定。所以,我想请在座的八位参与进来。虽然我们过去没有接触过,但郭大哥信任的人,我百分之百信任。”
“谢谢张总的信任。”八人齐声说。
张凡道:“不过,在我们谈及聘任之前,首先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把你们身上的伤治好,使你们恢复健康,恢复战力,大家看,是不是这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