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其实根本没人要入股,张凡只不过用这话来搪塞,不想让乐果西施借钱给他。
占了人家的身子,又从人家那里借钱,这听起来像是吃白饭的。
乐果西施微微有些失落,点点头,一边慢慢解开扣子,一边深情道:“以后用钱的话,我这里有,不要为难自己。”
张凡感动地心中一热,弯腰抱起她,一边往里屋走,一边道:“你的那些钱是黑子的命换来的,我不可能去用的。这样的钱,用着不舒服。”
乐果西施已经是情迷一片了,喃喃地说:“不提钱的事了,用钱的事以后再说,先用我吧。”
一小时事毕,乐果西施一脸的娇红,偎在张凡怀里,小声道:“我有个想法,不知你同意不同意?”
“说吧。”
“你要在市里办公司了,我也想搬到市里住,咱俩见面才方便。”
“现在不是也方便吗?”
“你的雪佛兰动不动就开到我门前,早有邻家店铺的人议论纷纷了。这事传开,影响你的形象。”
也是!
张凡心中格登一下。
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这样下去,迟早会传得满城风雨,说张凡瞟了个小寡妇。
“到市里买房倒是个好主意,你这农药站怎么办?还开不?”
“现在生意不好做,没啥赚头!我现在有点资本,存着也就是等贬值,想在市里投资做个买卖。”
“投资的事,慢慢考察。宁可不干也要稳。买房的事,我帮你参谋参谋,挑个增值快的好地段楼盘。”
“嗯,有你,我干什么心里有都底。”
在乐果西施身上的试验成功,坚定了张凡搞这个美容保健品的信心,从张家镇出来,张凡便开车去了江清县城,找到钱亮,跟他商量招股的事。
钱亮好多天没见张凡,如今他突然造访,钱亮很开心,喊上李秀娴,夫妻俩一起请张凡吃饭。
李秀娴来了,一进门就带来一身清香。
张凡见她脸色相当好,表情也是非常快乐,一看就是夫妻关系和谐恩爱、雨露滋润充分的结果。自从张凡以奇药将她嫩肤之后,她如同小了十五岁,回到了二十多岁的含苞欲放的年华。从那以后,一家三口很少一起出去参加饭局聚会什么的,因为经常被人把母亲和女儿给整错了,闹出误会。
钱亮对美艳娇妻喜欢得不得了,好像自己重新娶了一个黄花似的,把外面养的那些小五小六暂时都给晾了起来。
夫妻俩恩爱之余,都对张凡这个“媒人”感激不尽。
“钱蕴呢?好久没见她了。”张凡随便问了一句。
“我们送她去米国留学了。”
“去米国?听说光一个落山鸡市每天就打死三个人,伤者无数……啊,米国人人有枪,好危险,你们放心?”张凡惊讶道。
“没事。她去的是面因州。那里相对比较安全。”
“学什么专业?”
“工商管理。学成后准备让她回国接老钱的班。”李秀娴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