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第二天,张凡重新跑去跟房主商量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以145万元的价格,买下了那座房子。
然后,就是办产品生产上市销售手续,这是一只拦路虎!
张凡开始到处跑证件,整天在各大机关部门跑。
他没功夫管一些小事,便把装修的事全部交给三虎他们几个去办。
没想到,这伙人虽然办事能力不强,但威力强,到哪里办事,往那一站,看着就像黑射灰,对方首先就怕了几分,因此,能方便的尽量方便,买材料,给最便宜的价,至于掺假使坏那些损招,更是想都不敢想:要欺负人的话,要挑软茄子捏,这样的铁塔,你惹他做什么?
郭祥山把省城的差事放下,回到江清参与进来。
他办事还是很稳重的,每每告诫手下兄弟不要锋芒毕露,不要欺负人,狂狮战队的战力不是针对老百姓的。
这让张凡对郭祥山感到很满意。
张凡的意思是,手下的狂狮战队,既要像一群野兽,又要在受控的范围之内。
装修方面,张凡没经验,便叫沈茹冰来帮忙搞门店和店内设计,素望堂那边的业务,先叫刘村医在那顶几天。
沈茹冰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到张凡了,接到张凡叫她去江清的电话,马上放下素望堂的事,赶了过来。
因为素望堂的建立,是她一手搞出来,她很有经验,也有新的想法,来到之后,就指挥装修工人干这干那。结果没几天,真把公司搞得初见雏形。
这天上午,几个战队队员都被她派出去办事,公司里只有沈茹冰和一群装修工人。
正忙碌着,忽然从外面悄然走进来一群人。
只见他们个个拧眉瞪眼,东瞅瞅,西看看,用脚把地上的装修材料踢翻,踱到了沈茹冰面前。
这伙人大约有四十多人,声势相当浩大。不过,他们并不喧嚷,场面安静,但气氛却极为紧张。
一伙装修工人见状,情知要发生一场大事,一个个小心地躲到远处,一边干活,一边用眼睛瞟着这边,心想:这俊俏老板娘,恐怕顶不住这伙狼人吧?
弄不好被开了,最次也得被大吃豆腐。
去,那一身雪白皮肤……今天看来有好戏。
领头的那人一身名牌,看样子不像是街头打砸抢的货色,反而像是一个金融业的大亨什么的,油光光的脸,秃秃的头顶,一副成功人士的作派,不过说出来的话,倒是有一股子馊味儿:“喂,我说,美人儿,你是老板娘吧?”
沈茹冰尚未婚配,听“老板娘”不舒服,白了一眼:“这里没有开始营业,是顾客的话,赶紧离开;不是顾客的话,赶紧滚开!”
“火气挺大呢,看样子是没有男人好好地收拾。我养的那些女人是这个样子么?啊,你们说——”他指着沈茹冰,回身问手下的伙计。
“卜总的女人,调教得服服贴贴。”一个伙计乐道。
“就是嘛,看来,这个女人,需要卜总上手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