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他们固步自封,不求进取,妒贤嫉能,压抑打击年轻教师,造成医学院的学术环境一天比一天差,学术成果出不来,连续三年在省高校医科专业综合考测中分数垫底儿。”
“有这种奇葩权威在,医学院竟然还没被搞垮,也是奇迹了。”张凡笑道。
“快了,已经快垮了!按着省高教厅的规定,连续四年评测分数垫底的院系,亮黄牌整改,次年招生人数减少一半!”
“减少一半?”
“医学院是我校最赚钱的专业科系,它要是减少招生,对全校的账务影响太大了,老师们的奖金都发不出来了。”
“发不出来就发不出来,老师们卡学生的油够多了,入校校服备品卡油,考试给不及格卡油,评助学奖学金卡油,学费年年长……”一提起学样卡油的事,张凡一一地道来,如数家珍,语气也是极为讥讽。
“你别开玩笑了,咱们说正经的,我问你,你究竟你去不去参加比赛?”
“英姐,”张凡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,把称呼近了一步,从郑姐改成英姐:“我真的不想给别人当炮灰。”
“扯淡呢你!”郑芷英被一句“英姐”叫得心热神迷,女人娇嗔的本能上来了,伸出莲藕一样的玉手拍了张凡脸蛋一下,“你去比赛,肯定能拔头筹!别人全是你的炮灰!”
张凡半边脸火辣辣地——郑芷英的那只手难道也是小妙手?怎么竟然有输情带意的功能,轻轻一拍我的脸,就产生反应?
张凡伸手抚了抚半边脸,委屈地道:“学校不是白白使用我吧?有什么待遇?我可不愿意给公家当冤大头:赢了没奖励,输了丢死人!”
“奖励当然是有了,这个包在我身上,绝对亏不了你。”
“唉,我还得考虑考虑。我现在正在筹备一个美容保健品公司,怕是抽不出时间来准备比赛。”张凡这句话,倒是真的有为难之处,这些天,他一直是把一天当两天用的,各处跑批文,各处搞证件,托人情、送礼品、赔笑脸,跟那些手握公章的权力人物周旋,不但身体累,心更累。
“小凡——”郑芷英拖着柔柔的长声,不顾领口低垂,从桌子上把身边倾过来,一手扳住张凡肩头,吐气如兰,连发梢都碰到了张凡耳朵上,“小凡,你帮过姐两次了,不妨再帮一次。你知道吗,校长答应,如果我把这件事办成,这次评正高级职称就有我一份。若是办不成这事,我肯定评不上。”
这一说一扳,弄得张凡浑身不自在,热流从体内到处涌动。
唉,人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不好回绝了。
他轻轻地点了点头,喉咙里冒了一声:“行吧,算我倒霉!”
“你答应啦?”郑芷英兴奋得俏脸通红。
“不答应能行吗?谁叫我认识你这么个难缠的姐姐!”
郑芷龙英相当激动,当即给校长打电话:“杨校长…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张凡的事,办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