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既然他们要赌,那肯定是有高手,或者有老千,娜塔一个女孩,面对赌场老手,她怎么可能有胜算?
“怎么赌?”张凡问。
“赌21点。”
21点?张凡跟同学们玩过,这个规则很简单,没什么计算或技巧,纯属撞大运!双方交替抓牌,谁超过21点谁输,双方都没超过,则谁的点小谁输!
“我不会赌,你能带我逃跑吗?”娜塔道。
“不容易跑掉。我来的时候,发现酒店四周都有便衣。”
“那怎么办?”
张凡想了一下:“我来代赌。”
“你会赌博?”
“除了不会生孩子,其它的都会一点点。”张凡轻松地开了一句玩笑,为的是让娜塔不要过于紧张。
晚九点,夜幕降临后,张凡和娜塔乘一辆前来接他们的黑色轿车,到达江上一条游轮之上。
这条游轮停泊在港口,船上灯火辉煌,游人如织,空气中飘荡着低沉的音乐声。
到达顶层博彩大厅时,发现这一层已经戒备森严。
过道里每隔几米,就有一个黑衣人背手昂头站着,而楼梯入口处,更是有六名大汉严防把守,每个人都要经过搜身才能允许进入。
经过安检之后,一个黑胖子引领二人,穿过走廊,来到一个偌大的赌厅。
侍应生拉开门,里面明亮的灯光马上射到眼睛里。
张凡过了两秒钟,才适应这明亮的光灯,开始环视四周。
大厅里每隔十几步,就站着一个彪形黑衣人,像机器人一样。
从他们的站立姿态来看,这些人都身怀武功。
大厅呈方形,一个网球场那么大,大厅的中央,摆放着黑漆明亮的赌桌,赌桌两边各有几只椅子。
赌桌的一端,坐着一个病态恹恹的老头。
老头身材瘦小,却有着极强的气场,他不动声色,但你可以感觉到他压台的威严。他穿一件蓝色黄花唐装,戴一副咖啡色宽边墨镜,外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,因此显得更加阴森森地。
而在大厅的周围,好多单人双人和三人沙发,摆着茶几,一些衣冠楚楚的人一边喝咖啡,一边在小声谈论着什么。
很显然,这些人是应邀来观战的贵宾。
像这样重大的赌博活动,按规矩都是要请当地名流来见证的,以便双方输赢都无异议。
今天这些人是东岭老大请来的,为的是见证整个赌博是合法的,这样以免娜塔输了之后不服,向国家投诉造成国际影响。
娜塔紧紧挽着张凡的胳膊,两人在侍应生的引导下,走到赌桌一边,站住。
对面,己经端坐着一个人。
此人就是东岭老大了。
他穿黑色长褂,身躯极为高大,秃顶过半,两个肥厚的耳朵,低低垂在肩头之上,表情却是很开朗,冲娜塔一拱手:“娜塔女士,请教了!”
东岭老大少年时是街上摆扑克摊子的小混混,后来跟民间名师学了一手偷天换日的换牌绝活,靠着这本事,一点点敛财起家,聚集自己的势力,打打砸砸,无恶不作,最后竟然成了东岭地面的一方霸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