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荷官用长长的镊子,又把那张牌向许老大那边推半寸:“许先生——”
许老大微微一笑,轻道:“叫!”
方片a!
许老大握着手里的牌,得意地看着张凡,问:“张先生多少点?”
张凡把牌亮开。
20点!
众人都以为张凡赢了,有人甚至冲他鼓起掌来。
不料,许老大把手里的牌往外一翻!
去!
21点!
“哈哈哈,承让了承让了!”
许老大把牌往外一推,哈哈大笑起来。
周围的人不禁冲许老大赞叹起来:
“真是艺高人胆大!”
“手里有20点还敢叫牌!”
“要不怎么叫赌神呢!”
娜塔看了张凡一眼。
张凡轻轻拍了拍她的手,示意她镇定:“这是第一局,还有两局呢。”
张凡心里在打鼓点:许老大真有这么神?竟然在20点的位置上加叫一张牌!
莫非有老千?
其实确是出了老千。
这第一局有个特点,荷官知道牌形,洗牌时以超绝手法,左右手牌互换互插,洗成某个顺序,而这个顺序荷官是了然于胸的。
因此,在许老大20点的情况下,荷官以镊子的一个动作,暗示许老大可以继续叫牌,结果许老大得了21点。
不过,因为第一局已经把牌打乱,荷官手法再精,也无法控制牌序了,第二局若是想出老千荷官已经无法帮忙,也只有看许老大自己的本事了。
“第二局开始!”
荷官高声道。
双方叫牌。
许老大手气相当臭!
张凡神识瞳轻瞟一下,发现两张牌抓完,许老大手里已经25点!
他输了!
而张凡手里两张牌加起来只有15点。
张凡心中在暗笑:这回我要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做弊的。
轮到许老大叫第三张牌。
他假装犹豫半晌,轻轻道:“不叫!”
他现在寄希望于张凡误断!如果张凡叫牌也超21点,张凡是庄张凡输。
张凡看了一眼最上面那张牌,红桃j,叫了它,就是27点输掉。
张凡也假装犹豫了一下,然后道:“在对方没有把牌放到桌面上之前,我无法确定自己叫与不叫。”
此时许老大手里握着两张牌,正在做两手准备:如果张凡叫超了,他直接赢了。如果张凡低于21点赢了,他就在往桌上掀开牌底的一瞬间偷天换日,搞成20或21点点。
众人把眼光落到了秦老头脸上。
裁决的最后权力在他手里。
“许先生已经弃叫,可以把牌放在桌面上。张先生的要求合理合法。”秦老头低声说道,口气却是不容置疑。
许老大无奈,只好把两张牌放在桌面上。
张凡再一次透视确认对方是25点,便冲荷官道:“我也弃叫!”
说着摊开自己的牌花:15点。
许老大的牌在桌子上摆着,众人都在看着他,他根本无法出老千了,只好掀开牌花认输。
双方一比一打平。
最后一局决定胜负。重新猜庄,张凡坐庄。
双方谨慎万分,一张张地叫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