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而此刻,在游轮上,许老大和几个人正用望远镜远远观察张凡。白白输掉两千万不说,还丢尽了他自己做为赌王的脸面,以他一惯的作风,必须搞掉对方才解气。
他准备等张凡和娜塔离开码头,便叫手下在中途埋伏,将张凡和娜塔乱枪打成蜂窝煤。
不料,望远镜里看到,码头上突然多出一队奇兵!许老大顿时气馁了!
因为码头上跟踪张凡的探子刚刚给他打过电话,说这九个人是大华国特战队的,有人认识他们!
特战队?那可是大华国万里挑一、经过魔鬼训练而成的精英战士,跟特战队员较量,他许老大手下的打手再多,也都是白送死的货!
他根本没那个资本!更没那个实力!
“让他们走吧!”许老大伤感地道。
回到江清市区时,周韵竹已经在大酒店给张凡他们一行备下了酒宴。
席间,周韵竹问娜塔:“张先生和他的战队劳苦功高,娜塔小姐有什么表示吗?”
周韵竹这样问,是有道理的:万一娜塔装糊涂,不给报酬,周韵竹在中间做蜡!
娜塔随手从怀里掏出支票,开了一张十万的,递给张凡,道:“这是你的队员们的酬劳!”
张凡看了一下面额,有些不高兴,当着周韵竹的面,张凡没有表示什么,叫人去酒店外的银行兑了现,当场分给每个队员每人一万现钞。
饭后送走了娜塔,周韵竹和张凡坐上卡宴。
“怎么,我看你有点不高兴?”周韵竹含笑问道。
“娜塔手头有点紧?怎么就出十万?弄得我在手下人面前都没面子。”张凡道。
“这个不奇怪,老外都抠门儿,娜塔也不例外。”
“早知道这样,先跟他讲好价钱再救她,岂不是更好?”
“你以为我傻?告诉你吧,在请你出动之前,我已经向娜塔要来了50万,看,这是她秘书开给我的保付支票——”
周韵竹说着,从胸口内抽出一张支票。
张凡半信半疑,接过来一看:果然是50万元!
这还勉强!
心情总算舒展了一些。
当天夜里,张凡住在周韵竹家里,免不了又是一场幸福的缠斗。
第二天上午起得很晚,醒来时,发现周韵竹已经去公司了,只在床头给他留了一个字条,告诉他早餐已经备好,晚上请他去大饭店吃西餐。
张凡匆匆吃完早餐,刚要去公司施工现场,忽然接到了林巧蒙的电话,要他赶往江清酒店1301房间。
“是不是有病人?”张凡猜测道。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你有那么多人脉不找,找我一个小村医,那一定是为了看病。”张凡道。
“对了。老孟生前一个好友。估计除了你,没人能治得了这病。”林巧蒙说。
“是个神秘人物吧?不然的话为何要去酒店看病?看来是不想惊动地面了。”
“其实我对他也不是十分了解,以前和老孟一起去香州时,见过一面,是香州第一富豪。”林巧蒙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