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既然不让我进去,那么就请林巧蒙女士出来见我。”张凡道。
祁管家一皱眉头,表情倨傲:“我说年轻人,不要太执着。门家这里没有你的机会。门公子出身高贵,而你是一个无名小辈,怎么可以给门家公子看病?你通过门路来找人推荐,这样做很不地道。”
在祁管家看来,美如妖的林巧蒙一定跟这个帅哥有那么一腿,所以想把给门家看病这个荣耀,送个人情给帅哥。
正在这时,林巧蒙从1301房间里走出来,见张凡受阻,不高兴地说:“祁管家,张凡先生在江清被称为神医,否则的话我不可能推荐他的。在我看来,他比任何专家都厉害。”
“神医?”祁管家哭笑不得地环视保镖们,问,“请问,你们谁见过这么年幼的神医?”
他故意把年轻说成了年幼,借以打击张凡。
“哈哈哈,没见过!”
“江清市跟我们香州市比,就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,怎么可能有神医?”
“穷山恶水骗子多!”
“大管家,你不要跟他磨嘴皮子,轰走算了!”
保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奚落着。
“祁管家,不要以年龄来判断人!”林巧蒙正色道。
“呵呵,”祁管家邪笑一声,以猥亵的眼光看了一眼张凡和林巧蒙,“林女士,你如果非要送张先生人情的话,请找个别的途径吧!门家不是被人利用的地方!”
林巧蒙听祁管家说话如此无礼,顿时杏目冒火,道:“祁管家,别忘了自己的身份!你不过是门家喂养的一条狗,你也想替门先生做主?”
“你,你,你竟敢骂我?”祁管家跳了起来,伸手要打林巧蒙。
张凡抢先出手,抓住祁管家的手腕,轻轻一掇。
祁管家胳膊一麻,整条胳膊全部失去知觉。
那条胳膊像麻绳一样,吊在了膀子上,晃荡荡来回摆动着——是脱舀掉环了!
“你,你……”祁管家瞪着张凡。
张凡微微一笑,“在我眼里,你连一条狗都不如!还不让开路!”
走廊里的吵闹,惊动了房间里的门家庆,他派一个秘书出来,冲林巧蒙道:“门爷请林女士和医生进来!”
林巧蒙冲祁管家冷笑一声,问:“门总请我们进去,请问,祁管家,可以吗?”
祁管家见状,生怕二人进去之后在门家庆面前说他坏话,便堆了一脸笑容,弯腰道:“误会,误会。对不起,是我错了。林女士,还有张,张神医,请吧。”
张凡伸手把他往边上一搡,又是推了一跤,跌坐在地上,笑骂:“给脸不要脸,非要臭屁股!”
这一推力气非常大,祁管家猛地跌坐下去,挫伤了尾椎骨,一阵剧痛令他坐在地上吸气,脸上十分痛苦。林巧蒙拉着张凡走过他面前时,斜眼淡淡地说:“是狗,就要摆正狗的位置,别时不时把自己当成人!想做人?够格吗你?”
走进1301房间,在极为宽敞豪华的套房里,张凡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以前只在电视新闻节目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