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你让我相信地球是方的,我也不会相信这么年轻的医生会治病!林总,你让我失望!”门家庆口气已经是十分不满了。
林巧蒙双手一摊,口气不满:“既然门总把话说到这个份儿,治病的事就不再谈了。”
此时,欧阳阑珊却是用美目一眼一眼地偷瞟张凡,输情送意的好动人,然后脸上挂上微笑,上前挽住门家庆的胳膊,娇声道:“家庆,林总请张医生来,相信是有她的道理。你不是常说,‘自古英雄出少年’吗?你敢保保证张医生不是神医?”
一边说,一边摇他胳膊拍他肩,无限发嗲。门家庆不好直接驳回娇妻,只是皱眉不语。
“家庆,”欧阳阑珊娇躯耸胸直往他身上碰,“你十六岁开始做大生意,建立门氏集团的那年,也只有十九岁呀!”
“可……咱们儿子……”
“让张医生试试嘛。人家既然诚意前来,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?”欧阳阑珊说着,又扭头轻瞟张凡一眼。
张凡觉得这个少妇的眼光像一支火把,往你脸上一扫,就是一片燥热之气拂面!好抢手的货,对所有人男人都是有一刀见血的杀伤力!
“那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门家庆招架不住娇妻的狂轰滥炸,勉强点点头。
欧阳阑珊启齿一乐,扭着细腰走进套间,一会功夫,一个六、七岁的小男孩走了出来,而欧阳阑珊和保姆一左一右,拉着小男孩的手,生怕他跌倒似的。
张凡一打眼,这小男孩似乎没什么病呀!
把眉头一皱,祭出神识瞳,再看一遍,终于发现了问题:只见小男孩的头顶之上,围绕着一股灰色的“病气”。
细看小男孩的眼神,瞳仁里放出恐惧之色,显然是神经方面出了问题。
“我儿子,今年六岁了,身体各方面指标正常,只是每隔两三天,就抽风一回,抽起来特别吓人,用头撞墙。因此,现在是需要24小时看护。看了好多国内外大医院,都没有疗效。”欧阳阑珊愁容满面地道。
门家庆与前妻育有六个女儿,认识欧阳阑珊以后,年过半百才得到这么一个儿子,他他门氏千亿家产,全寄托在这个小儿子身上,而儿子却得了不治之症!
小儿癫痫,倒不是怪病,只是治好的太少了。
张凡弯下腰,伸手拍了白小男孩的肩,微笑着问道: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?”
小男孩瞳仁里的恐惧一闪,把眼神躲过张凡,同时向身边的妈妈求救地看了一眼。
“说,给叔叔说你叫什么名?”欧阳阑珊弯下腰,对儿子说。
而张凡不小心瞥见了欧阳阑珊胸前低开领里面的一对粉红色罩罩,忙把眼光移开。
小男孩不摇头也不说话,呆呆地站着。
张凡尽量用柔和的声音道:“小朋友,把手伸出来,让叔叔拉一拉好吗?”
“干什么干什么!”门家庆突然喊了起来,“不要随便拉孩子的手好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