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这个病例,我爷爷在世时,收治过六例,我父亲在世时,也收治过三例。”赵老爷子的神吹毛病又犯了。
“治疗效果如何呢?”由英循循善诱地问。
“全是手到病除!”赵老爷子神吹的毛病又犯了。
和大部分人一样,门家庆也是对谦虚的人不信任,对吹牛的人相当崇拜,一见赵常龙如此自信,顿时如见神明,脸上立刻堆下无数谦卑:“老神医,那就多多麻烦您了,请为公子治病吧。”
赵老爷子点点头,打开随身携带的医药百宝箱,从里面取出一只针盒,道:“这是我赵家祖传六百年的五行针,一般患者,我是不舍得拿出来用的。”
张凡强力地憋住不笑,赵老爷子的那个“祖传六百年的五行针”,那次已经被一个患者家属给毁了,哪里又出来一套?
“什么?难道要给公子针灸?”欧阳阑珊惊叫起来。
“夫人,怎么……”门家庆关切地问。
“家庆,你难道忘了,在京城,那个国医也是用什么祖传五百年的神针,把咱们儿子捅了好几针,结果没有一点疗效!”
门家庆似有醒悟,脸上神情起了变化,向赵老爷子问道:“你这……针灸敢保证能治好公子的病?”
赵老爷子非常机灵,见门氏夫妇怀疑针灸,马上转了话头:“哈哈哈,门总误会了!小儿癫痫,若用针灸,那是南辕北辙了!病情能不恶化?我刚才介绍针盒,那是为了展现我赵家上千年沉下来的医术有多么精绝。其实,对于公子的病,我赵家祖传六百年秘不外宣的有一剂‘癫症百草金方’,服下后,定然见效,可以保证是药到病除!”
赵常龙把吹牛当职业,吹了一辈子牛,已经改不掉这毛病了。
“啊!”门家庆脸上又是一喜。
“不过,此金方要根据病情不同,适当调节药材成分,因此,我开方之前,还要给公子号号脉象。”
“可以。不过,这卫生条件……”门家庆看了看赵常龙的手。
赵常龙进门之前,已经在门外听见了门家庆和张凡关于消毒之争,因此心中早有准备,马上从箱子里取出一瓶酒精,倒了半瓶在手上,反复消毒,一边斜了张凡一眼,讥讽地说:“小张,你在基层当村医的习惯要改一改,毕竟,医生这个行业,首要的任务是卫生!不卫生的话,一切都归零!”
“啊?”门家庆又是尖叫一声,冲林巧蒙道,“他,他竟然是村医!”
林巧蒙已经不对门家庆报什么希望了,因此也无须巴结他,很不客气地道:“出身不论贵贱!我听说门总出道之前是混街头的。”
门家庆被这话一堵,一时不知怎么应对好。
此时,赵老爷子已经消毒完毕,用纱布揩揩手,抓过公子的手腕,轻轻地把手指搭上去,半闭双眼,煞有介事地号了起来。
大约过了五分钟,终于松开公子的手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但仍然是微闭双眼,一动不动,好象在思索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