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看来,这个张凡果真有那么三两把刷子的!
“张医生——”欧阳阑珊欲言又止,表情恰似初恋少女,有几分羞射,有几分为难,更多的是崇拜和敬仰。
“张医生——”门家庆有几分尴尬地道。
张凡傲然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“门总若是相信赵神医的话,我也无话可说。不过,我建议门总最好派人私访一下,赵神医治死治残了多少患者!”
“你,你血口喷人!”赵老爷子叫道。
“闭上你的老嘴!”张凡道,“一个吴犬吠日的小丑,你也敢狡辩?”
“……你……”赵常龙敢怒不敢言了,那次吴犬吠日出了大糗,若是被张凡当面揭穿,岂不丢了面子,坏了名声?
“张凡,”林巧蒙偷偷观察,发现门家庆脸色大变,心中明白事情已经有了转机,便“趁火打劫”地对张凡说:“咱们回去吧。治病这种事,可不是上赶子的买卖,那么多患者排队等你,你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!”
“林姐说得对,这里有赵神医在场,实在是用不到我。”张凡一点头,便与林巧蒙一起走出房间。
“家庆,快去追呀!”欧阳阑珊捅了捅门家庆。
门家庆犹豫了一下,没有动:毕竟,走廊里那么多手下人,若是被手下人看见他们的老总在低三下四地求一个医生,那岂不掉了身价!
而且,他心里还有一个自信:我是首富!张凡为了钱,一定会找借口自动回来给公子看病的。
欧阳阑珊见门家庆不挪窝,急急地对保镖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他追回来!”
“是!”保镖答应一声,跑出门去。
门家庆把手里的方子往地下一甩,“赵神医,我门家庆也略懂中医,你这方子里有马兜铃、关木通,还有天仙藤,这些都是伤肾的中药材!你难道不知道吗?我提醒赵神医,以后请不要拿别人的儿子开玩笑!”
赵老爷子弯腰捡起方子,卑躬屈膝地说:“门总,我方子虽然是醒酒方,但是却经过我移植改进的,想必对公子的病有效呢!”
“哼,你还指望我相信一个醒酒的方子?做梦呢!”
由英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如此之快,他不甘心就此认输,试探着说:“门总,明天上午——”
“合作的事往后放一放吧,我知道由总你也很忙,那我就不留了,请先回吧。”
门家庆说完,冲秘书道:“送客!”
由英还想说什么,高大的秘书走上前,伸手一推一拦,直接把由英给搡到了门边,道:“请由先生和赵神医自重!我们董事长不希望别人打扰的时候,你最好明智一点!”
说完,把二人推出门去。
而此时,那个被欧阳阑珊派出来的保镖已经乘电梯跑到一楼,他马上发现正张凡和林巧蒙的身影,便大声喊道:“张神医请留步!”
一边喊,一边冲大厅里众多保镖一挥手。
张凡和林巧蒙刚刚走到酒店大门,正要拉开门,忽然几十个保镖围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