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从郑芷英家里出来,直接回到天健公司。
现有的人手已经用不上了,便打发刘村医回到省城素望堂坐诊,城里的几名队员们都在公司一间大屋里住宿待命,他独自一人悄悄回到张家埠。
他要安静一段时间,想一想下一步怎么做!
可想而知,如果现在自己出面去办各种证件,难度比以前更大了:天际和孟市长既然施压江清大学,那么,对其它职能部门,能不打招呼?那十几个公章,只要有一个没盖上,就不敢营业,营业就等于找死,因为敌手正在暗处如狼一般盯着他,等着他犯错误呢!
张凡白天在医务室坐诊,晚上修炼古元玄清阴阳秘术,一连十几天,就这样过去了,感到功力又有所突破。
这天上午,老韩叔的老伴韩婶来医务室拿药,突然说了个惊人的新闻:“你听说没,韩寡妇怀孕了!”
乡间农村烂事儿多,寡妇怀孕这类新闻比较刺激,一般都会排在新闻头条成为村民茶余饭后传老婆舌的谈资,传播得像风一样快。
“怀孕了?”张凡一怔。
韩寡妇名叫韩淑云,是外村刚嫁来张家埠不久的新媳妇,是位大美人,据传有人看见她洗澡,说是身上像抹了奶油,又白又腻,村里的光棍说,要是能搂着韩淑云睡一觉,马上死都甘心。
她嫁给村里张国辉的儿子。新婚之夜,可能是新郎见了美女太过兴奋的缘故吧,中了马上风,直接翘了辫子,把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媳妇变成了俏寡妇。
不过,这韩寡妇并没有回娘家,看上去倒是安心地当寡妇过日子。
因为公公张国辉年纪也只有五十多岁,正当壮年,村里渐渐地就有些传闻,什么“扒灰”之类的话多了起来。
张凡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以为那些传闻不过是村里长舌妇们闲得慌编造出来的,不料现在却成了事实!
“不,不可能吧。”
“你还不去看看?张国辉家里现在快闹翻天了,婆婆哭闹,寡妇要上吊。”韩婶描述起来,眉飞色舞。
对于这些狗血剧情,张凡不是太感兴趣,便礼貌地含笑摇了摇头。
韩婶告辞离开,张凡到门口相送,却见门外不远处,一个村妇正颠儿颠儿地往这里走,看样子走得很急。
韩婶看见了,回身冲张凡一乐,道:“得了,这下,你不想去也得去了!你张三婶亲自来找你了!”
说话间,张三婶已经冲到门前,大嗓门高得能把房子抬起来:“小凡哪,你快去给看看吧,家门不幸呀!”
“怎么啦三婶?这么着急?”张凡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地问。
“小凡你是圣人哪!两耳不闻窗外事?我家这点子丑事,全村都传遍了!”
“啥事呀!”
“哎呦,我还不如死了呢!我家寡妇儿媳肚子……肚子被人给搞大了!”三婶哭嚎大叫,双手拍膝,不想活的样子。
“三婶,这种事……嘻,嘻,我也管不着呀!要管也得村长张三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