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此刻张凡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她不禁有些激动,但马上觉得此事不妥:万一涵花发现张凡来这里,闹腾起来,满村风雨的,以后怎么在村里做人?
所以,她第一句话便问涵花在家不?
“三婶说你不舒服,让我过来给看看。”
张凡并不直接回答,而是另辟话题:我是你婆婆请来的医生,光明正大地出诊,又不是跟你幽会,你跟我提涵花干什么?
一边说着,暗暗一皱眉,打开神识瞳,往她身上看去,灵光透视,玉体内外毕现,寻找病源。
虽然以医生的心态透视,但优美体形,柔顺曲线和惊人润白肌肤,却无法回避,张凡不由得内心暗暗感叹:真没想到,在这山村里,竟然有如此白晰嫩肤女子,看起来像豪门锦衣玉食养起来的千金小姐,浑身简直像是雪人一样,恐怕一碰会融化掉。
韩淑云发现张凡的目光停留在自己小腹部,忽然感到那里火烤一般,便脸色一红,双手忙掩住腹下,含羞道:“我没病,你别听我婆婆瞎说!”
这样一掩盖,扰乱了张凡视线,没有看清楚紫宫内部的情况。
毕竟,如果真的怀孕,也就三个月胎龄,胎儿很小,不凑近腹部仔细去观察,是不可能看清的。
张凡见她遮掩,有些尴尬,便直起身来,道:“那,我先回去了,你有事的话再去诊所找我。”
韩淑云有些不舍张凡离开,又有些过意不去,嗫嚅着说:“那,那……那你坐一会儿吧,喝口茶再走。”
“不喝了,我诊所还有事,嫂子,你休息吧。”
张凡说着,起身离开了。
三婶在天井里等着,见张凡这么快就出来了,情知没结果,便故意用儿媳可以听见的声音道:“小凡,是不是人家不让你看病!”
“呵呵……”张凡不置可否。
“哼,心里有病,能让你看病?”
张凡觉得这个三婶真是不像话,你这样的大声挑衅,不是明摆着要挑起婆媳大战吗?若是换了别人家的儿媳,婆婆敢这样说话,儿媳还能罢休?早就人脑袋打出狗脑袋了。
看样子,这个韩淑云挺有涵养的。
本想规劝三婶几句,但转念一想,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些狗血话剧,最好不要在里面当角色,弄不好惹一身骚,便含笑摆手道:“没事,没事,三婶我走了。”
说罢,急匆匆走出大门。
回到家里,心里难以平静,身体里总是有那么一点燥动,一点向往,如花雪人的影子在眼前飘来飘去,挥之不去,才下眉头又上心头。
我这是怎么了?张凡自责不己,去花圃帮妈妈干了两个小时活,又冲了一个热水澡,然后去诊所坐诊,刚停下来,那个倩影又讨嫌地跳出来在眼前,手捂小腹的形象反而越来越清晰。
张凡拍了拍自己的脸,自嘲道:涵花不在家,我这是想女人了。
白天一天混过去了,晚上爸妈仍然住在医务室,本来留在张家埠的七猫八鼠,因为涵花没在家,所以被张凡派回江清市和狂狮队同住,家里只剩张凡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