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没事了,我已经把你家井里的水怪收了,你放心吧。”张凡说着,伸手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这是在逐客了!
她却没有挪脚步,磨蹭着,用水汪汪的秀目一眼一眼地看张凡,没话找话地问:“我猜想,你是用那个骰子收的吧?”
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张凡最不想透露自己神器的秘密,更不喜欢别人看透他的秘密。
“我猜的呀!我看见过那颗骰子放出的光,跟关帝庙的光一样,都是有点神道道的!”
张凡一惊,小心脏跳起来:“你……你也见过关帝庙里的……光?”
“怎么?我就不能看见!”她轻嗔了一下,把未干的湿头发向肩后一撩,又是嫣然一笑,“我挺迷信关帝显圣的。有一天傍晚,我去关帝庙上香,看见墙根一闪一闪地冒光。”
张凡摇了摇头,道:“你傻呀!”
“我傻?”
“不可能是什么关帝显圣!你用脚丫子想想,关帝是天上的神明,怎么可能在地底下显圣!”
“那……”
“那是黄金!”
“黄金?”
“对。古人有点钱没银行可存,最爱埋金。一定是古人埋在那里的黄金!”
“是不是俗话说的‘攒地罐’?”
“没错!就是地罐!里面不是麻将砖就是小黄鱼!”
韩淑云翻了几下白眼,双手拍得大腿“啪啪”直响,叫道:“是黄金的话,我们为什么不把它挖出来!”
“必须的!反正也是无主金。”
“对,不挖白不挖!挖了也白挖!白挖谁不挖!”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!不过,我只是听别人说过闪光,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。”
“我知道具体地点。”
张凡思忖了一下,道:“此事宜早不宜晚!我刚才去过那里,挖掘机已经把地基挖到了关帝庙墙根附近,看样子是要把庙拆了!我们若拖延,明天挖掘机一响,是宝是财,已经不归我们了!”
“那还磨蹭什么?走!”韩淑云激动起来。
“你害怕不?”
“跟着你,我不怕。关帝是武神,你恐怕是医神吧!你俩是同事,关帝见了你,也得给几分面子呀!”韩淑云吃吃笑着。
“走!跟医神走!”张凡也是豪情满怀。
在院子里找了一把铁锹一把扬镐,两人一人提着一支,快速走出院子。
不一会功夫,关帝庙已经在眼前了。
韩淑云拉着张凡的手,转到关帝庙背后,指着东山墙墙角一个角落,小声道:“在这儿,就是这儿,这面墙根下……”
张凡没来得及说什么,怀里已经发出一阵震动!
有感应!
忙把骰子取出来,只见金星骰一闪一闪地,像手机震动一样,不断地“发抖”
……《玄道医谱》……金星骰乃七星之主,汲邪瘴降毒怪,亦可探金……
看来,没什么可怀疑的了,这脚下,一定有藏金!
张凡向工地那边看了一下,看到打更老头的工棚已经熄灯,想必他已经睡了,小声道:“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