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心中狂跳,感动得一塌糊涂,眼睛湿润。
为了不让泪水被她看出来,忙摆手道:“你别担心,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,孩子会有的,你也会活的。现在,你什么也不要想,配合我就可以了,好吗?”
“好,张神医,我信任你。”孕妇紧紧抓住张凡的手,目光坚定起来。
“好,你闭上眼睛,眯一小觉,等你醒来的时候,就没事了!”张凡说着,伸手小妙手,在她头上点了两个穴位。
孕妇忽然感到眼皮发沉,粘合着,几乎睁不开,慢慢地,全身松软,竟然昏睡过去了。
“针!”张凡冲刘村医一伸手。
“在这呢!”刘村医把消完毒的银针递了过去。
张凡接针在手,脑海中浮现出“定宫七星针”谱图,口中默念:“京门,命门,魂门!三门接地气!阳关,至阳,灵台!三阶上天庭!定宫就在小关元!”
说着,一针一针,七针纷纷落下!
针针镇宫缓血,七针合镇紫宫,针气封宫,乱脉俱宁!
张凡以古元真气为内劲,将镇宫七星针下完之后,从怀中取出金星骰,冲刘村医道:“快,快去取一刀黄纸,把毛笔墨取拿来!”
当初,沈茹冰买这个门市的时候,因店中有扫帚仙作崇,被张凡驱除,故而那一套法器法物仍然放在店里。
刘村医答应一声,很快就把东西一一摆在张凡面前。
目前,张凡用镇宫七星针镇住了孕妇流血和流羊水,但胎儿受震动,动了胎气,胎魂已经游离于紫宫之外,若非用鬼星骰将胎魂逼回紫宫之内,半个时辰之内,孕妇必然流产!
刘村医手忙脚乱,很快地把墨水准备好,毛笔递到张凡手里,一张黄纸铺在面前。
张凡接过笔来,深深吸了一口气,回想了一下胎魂诀,然后龙飞凤舞地在纸上写道:“胎神路过,胎魂听令,时辰未到,速归宫位!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接着,在草纸下方空位上,画了一个如蚯蚓一般弯弯曲曲的胎符篆。
此篆乃是《玄道医谱》所叙,张凡今天是第一次使用,不知灵与不灵。
不过,事到如今,迫在眉睫,不得不拿出来试试了!
若通得鬼神,胎儿得救!
若通不得鬼神,只好面对事实了!
张凡心里也是相当紧张。
毕竟,诊所开业不长时间,若是弄出医疗事故,被媒体一传开,以后的生意可就砸了!
他轻轻将写好的符篆捏起来,在空中冲北晃了一晃,然后运起体内古元真气,集于右手小妙手指尖,全力向纸上一聚!
滚滚的古元真气,汹涌而出!
“五昧真火!”张凡叫了一声。
早己在一旁准备的刘村医,“哧”地一声,打开打火机!
符篆纸干,见火既燃,只见一道青烟之后,黑灰纷纷从空中飘然而下。
张凡再运古元真气于双掌,突然大吼一声:“呔!胎魂归位!”
话音未落,只见那些黑灰忽然在空中聚在一起,化成一团黑影,一道金光耀眼闪起之后,黑影如闪电一般,钻进孕妇肚腹之内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