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会场里的人面面相觑,陷入一片尴尬:这么多大员,当场被一个小村医侮辱,面子上太难堪了!
而且,确实有人遗尿了:因为现场的人都闻到了一股明显的尿臊味儿!毕竟,都到了前列腺爆发的年龄嘛。
张凡刚刚走出市正府大楼,孟津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声音相当兴奋:“张凡,怎么样?搞定了?”
“搞定了!”张凡含糊地说。
张凡不想跟孟津妍说实情,他担心她跟孟市长大闹。
“搞定了就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喂,今天晚上大剧院新片首映式,我要了两张票,咱俩过去呀?”
“不用了。我今天晚上在省城那边有一个出诊的约定,下次再陪你吧。”
“那……好吧,哼。”
刚放下手机,郭祥山来电了:
“张总,事情怎么样?顺利吗?我们几个弟兄都在等你的消息呢,今天晚上大伙凑钱请张总客,庆祝一下产品手续办成功。”
张凡一阵难堪。
临来市正府之前,他已经跟狂狮战队说过,马上去搞手续的事,估计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而现在两手空空,怎么向大家交待。
沉默了一会,张凡没有正面回答郭祥山,而是一字一句地说:“记住,下次只要是天际集团的人来捣乱,一律往死打!”
“是,明白了,张总。你放心,我们打人的手法有几十种,有见伤的,有不见伤的。有现场死的,有隔夜死的,有过月死的,有年后死的,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一定给张总出口气!”
郭祥山已经从张凡的话里听明白了:手续没办成!
“那好,大家的心意我领了,饭就不吃了,你们大家找个大饭店吃吧,钱由公司来报销。”
张凡没有参加队员们晚上的饭局,他心里有一件事必须完成,给黄省长治病。这几天来的矛盾纠结,已经让他痛苦不堪了,他决定抛开钱亮的主意。毕竟还是应了那句话:好人干好事是享受,干坏事是很痛苦的。
一路开车,直接来到省城。
快到人民医院时,他给黄省长夫人打电话。
夫人一听是张凡,声音顿时变了,道:“我来医院大门口接你,我们先去吃晚饭。”
张凡开车来到人民医院大门口,只见夫人早己等在那儿。
夕阳的余晖在城市的玻璃墙幕上投下光辉,反映到她的身上,很神秘,很姣美,如一幅意象派水粉画,不由得使人要投入其中的意境之中。
一个诗一样的女人,在画里显得更加妩媚风情。
张凡不由得在心里产生一丝暖意。
一上车,夫人便开始抹眼泪。
“出什么事了?”张凡问。
“没什么事,激动的。”
张凡一边开车,一边微笑道: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我,找到治疗办法了吗?”
夫人今天穿了一件露肩旗袍,柔顺的胳膊露在外面,从大腿开叉处露出的雪肌,也是一闪一闪地泛着白光,整个人格外地美丽,再加上俊秀的脸上充满了忧郁和苍白,更平添了几分招人怜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