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时间一分一秒,过了五分钟。
张凡终于将最后一段动脉血管治疗完毕,松开手,长长地缓了一口气,一脸疲倦地道:“夫人,结束了。”
说罢,颓然坐在椅子上。
感动万分的夫人此时并没有着急第一时间去看省长,而是紧紧地抓住张凡的手,手心手背,不断地抚摸着,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美目传情,哽咽地道:“张医生,看把你累坏了!”
张凡仿佛刚刚干完一场重活,浑身几乎有些虚脱,话也没说,只是大口喘气。
两滴清泪终于从夫人眼里落了下来。
她用纸巾轻轻拭去眼泪,声音哽咽:“张医生,你……不会伤了身体吧?”
“我没,没事,”张凡慢慢地平缓下来气息,“只要省长没事就好。”
院长在一边冷眼观察,见省长夫人如此动情地跟张凡说话,不禁坚定了刚才的判断:小夫人确实被这小子拿下了!
瞧小夫人那眼神,女人只有对占有过自己的男人,才会有那样深情的眼神!
“张医生,请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!”
“在这坐一会儿就行。”
“休息室有床,你去那里睡一会儿,来来来……”夫人说着,不容分说,挽起张凡的胳膊,拽起他便往外走。
张凡一来不好意思生硬拒绝,二来也确实累得想马上睡一觉,便任凭夫人搀着向外走。
秘书小王跟在后边,醋意万分地看着两人紧挤在一起的背影,暗骂:这姓张的猴小子用什么魔法把小夫人给迷住了?我怎么没有这福份!黄省长呀黄省长,您老病马拉重车,年过半百,非要娶个小媳妇,这下可好,夫人看上小白脸,这绿帽子给您戴得牢牢地!
张凡和夫人来到一间宽敞的休息室,这是专门为高官家属准备的休息室,里面设施极为豪华。
夫人一进门,便回身把门关上,把小王挡在门外,将张凡扶着坐到床上,娇声道:“你不要动,在这好好躺着休息一会,等他们的化验结果!”
说着,玉手轻扳张凡肩头,将他摁得躺下来,又给他身上盖了一条毛毯,然后,欠起半个屁股,坐在床边,轻轻地替他按摩太阳穴。
“你这是做什么呀!我是请你给省长救命,不是请你替省长卖命,你何必这样不爱惜自己?”夫人倒了半杯热茶,尖起樱唇吹了吹热气,轻轻送到张凡嘴边。
张凡此时由于消耗真气过多,睡意朦胧,也无意跟夫人说话,喝了两口茶,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……
这一觉,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,睡梦中,觉得有人抚摸自己的手,忽然醒了过来。
只见夫人仍然坐在床边,正捧着他的手轻轻亲吻,见他突然睁开眼睛,她吓了一跳,忙松开他的手,俏脸微红,解释道:“你的手发出那么多内气,现在变得冰凉,我给你在手心里焐一焐。”
张凡避开尴尬,悄声问:“省长的化验结果出来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