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林军被这无上拳气击中,胸口一闷,踉跄一步,差点摔倒,而眼前的张凡却瞬间失去踪影!
半秒之后,林军感觉身后急风袭来,张凡已经从背后发起攻击。林军仓促回拳,尽全力轰出两拳!
然而,这两拳并非刚才那两掌,他没有刻意去化解张凡掌气,而是以硬碰硬!
倒霉的林军,一拳击在张凡小妙手掌心!
一股汹涌之力透胸而过!
“哗!”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林军晃了晃身体,尚想支撑住,但已经是徒劳!
“扑通!”直直地向后摔倒!
倒在地上的林军心胆俱裂:这人是什么拳路?从未见过这么快速的拳锋,简直达到了人体所能够达到的极点了。
那透胸而过的拳气,有穿山透岭之力,何况人肉身体?
“林军,我留你一命。刚才我只是稍稍用力,否则的话,你成肉泥了!”张凡警告道。
林军听到张凡的声音,心中冷嗖嗖:张凡究竟是何方神圣,功力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出神入化之境?我练功二十年,有独步天下的自信,在张凡面前,不过是一只瘸腿猫。
林军费力地爬起来,抹了抹嘴角的血,腹内胸腔疼痛难忍,可见内伤严重,说话也没了力气:“谢张先生不杀之恩。”
张凡哼了一声,笑道:“今日不杀你,不代表下次不杀你。我希望,我们之间不要有下次交手了!再来找我麻烦的话不客气了。”
林军费力地一拱手,苦笑道:“明白,我今生今世再不敢跟张先生过招了。先生之功,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张凡哪里有武功,从未练过什么招式。益元丸使他力大,古元玄清秘术使他内气强劲,一招一式全凭现场极为灵敏的反应完成。
而林军自幼拜大师研习八极拳,有独步天下之感,但是这又有什么用?在张凡面前,只是支撑了两招就败下阵来,这令他极为不解。
张凡含笑道:“我从未习过武,无门无派!”
“从未习过武?这个我信!因为你的招式并不正规,但有两点乃是天下无人能及,一是速度二是力量!”
“无可奉告。”张凡轻轻道。
林军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在张凡面前的无奈,然后告辞道:“我这就回去覆命。”
张凡一脸严肃地说:“回复彭局长,我张凡闲云野鹤,不要麻烦他再派人来打扰我的生活了。”
三个小时后,在江清市山区密林深处的龙泉疗养院,一个戒备森林的独幢小楼里,明亮的灯光之下,林军站在地当中,一脸的惊慌,腿上不停地瑟瑟发抖。站在他面前的是长着一双鹰眼的彭局长,他多年负责护卫局全面工作,天鹰组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。
万万没有想到,今天第一次派出天鹰组员去试探张凡,就吃憋了!
沮丧、震惊,还有无法言说的羞愧,令这位年近六十的局长十分愤怒,不停地把玩一把袖珍手枪,眼中杀意阵阵,声音冷峻:“你是第几回合被打倒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