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整个会场立刻陷入一片混乱之中,局面似乎渐渐走向失控。
这时,省长夫人举手招呼主持人过去。
主持人走到省长夫人席前,两耳语几句,主持人一边听一边点头,然后重新回到讲台上,对着话筒说:“关于张凡先生参赛资格的问题,我这里做一下解释。根据赛制规则,有四名以上评委推荐的,可以直接参加决赛。而张凡先生得到了五位评委的书面推荐,请看——”
主持人说着,举起手里一叠纸给大家看。
谁都知道,评委里除了省长夫人和一位赞助比赛的企业家之外,全是德高望重的医学大师,他们的推荐,当然是有力度的。
“即使参赛资格没问题,那么,参赛水平呢?大家听听,他都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与中医正宗理念不挂边儿!”光头郝如熊道。
到了这个地步,张凡不得不出面应战了,再不应战的话,也让省长夫人的面子过不去。
“既然郝医生认为我讲的不对,可否跟我当面讨论一下中医理论?”张凡微笑问道。
“你一个无名小卒,不配与我讨论问题。”
“好,既然你不敢应战,我就向大家提个问题,有哪位听说过‘汤釜铄金,五行月新’这句典句吗?”张凡大声问道。
隔了几秒钟,台下稀稀落落地举起了几十只手。
“你们,做为参赛选手,有谁给解释一下这句话吗?它出自哪部经典中医书籍?”张凡把眼光看向十二名老中医。
有六名参赛选手举起了手。
张凡指了指眼镜教授,问:“请问教授先生,你能把这句话解释一下吗?”
眼镜挠了挠头,有几分尴尬地道:“这句话我年轻时读过,时代久远,早就忘记了什么意思。”
张凡又指了指郝如熊,问:“郝医生,既然你认为我不配跟你讨论问题,那么我现在向们请教问题总可以吧?请问,这句话是出自何处?”
郝如熊哼了一声,一脸不屑道:“这样简单的问题还需要回答吗?我祖传中医,五岁时爷爷就教我背诵过这八个字。”
“哈哈哈!”张凡笑起来,“告诉你吧,这句话是我随口编造的,根本就没有出处!”
“哈哈……”好多观众跟着笑了起来。
郝如熊没有料到,竟然不知不觉地掉进了张凡设的陷阱里,掉了一个大大的价!
那些举过手的人,脸上也不好看起来,红的红,白的白,好像被人把屎尿布蒙到脸上一样。
张凡继续说道:“我这样做,是为了证明,随便编造的东西,都会有人信!刚才,郝正熊先生所讲的‘胫骨五气弦’疗法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是抄袭n省一位山村老中医发表在n省日报上一篇乡村行医回忆录中的!“
“啊?郝大师也抄袭?”台下有人惊叫。
“还有,戴眼镜的闫教授,他所说的发表在一级国际医学刊物上的论文,据我所知,这家杂志是海外一家华人商业报纸的号外而己!花25米元版面费,就可以在发表一篇豆腐块文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