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见妇女介绍完毕,主持人宣布,参赛队员可以自由上前诊断。
大家都怕被别人抢先弄出诊断,听见主持人的话,呼啦一下,如同屁股上安了弹簧,全都站起来,老迈的步子也轻了,庄重的举止也顾不上了,你推我搡,挤到妇女面前。
只见他们个个施展“望闻问切”中医功夫,好像每个人都是华佗,有人把小孩抱起来在灯下观察,又翻眼皮又捏人中,惊得小孩哗哗直叫;有的在小孩身上又拍又打,在小孩嫩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个红印。
更有几个人把注意力放在妇女身上。因为她在后台刚刚给孩子喂过奶,急匆匆上台扣子没系好,吸引来几双昏花的老眼,不时地往她前身开口里钻。
郝如熊的诊断方法比较“独特”,他捏起妇女雪白的手腕,给她搭脉,搭得是相当仔细,足足有五分钟,才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她腕上拿开,闭目沉思良久,没有说什么话,背着手回到自己座位。
而张凡一直远远地坐着,冷眼看着这些人的表演。
全场都注意到,张凡没有动!
那些参赛队员回到座位上坐下之后,左右看看,互相交流一下,然后把眼光都看向张凡。
主持人问:“张凡先生,你……为什么不去看看患儿?”
张凡摇了摇头,“不看了,不看了。”
郝如熊笑了:“张先生想必是心中有数了!”
“弃赛了吧!”一个参赛者从鼻孔里哼了一下,鄙夷地说。
“就是嘛,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会中医?”
“别看他刚才理论讲得呱呱叫,一到临床,就尿了吧!”
“哈哈……出糗出大了!”
这伙人你一句我一句,讥讽不停。
张凡闭目不语,坐着一动不动,完全置身度外的样子。
主持人要求大家安静,然后宣布,每个人开始对患者进行诊治。诊治的方式可以开方子,可以现场治疗。
有的队员提笔疾书,很快就写完药方交给主持人。
有的队员拧眉深思,写几笔停一会儿,然后再写,相当地深思熟悉,让人一看就感觉他脑子里的中医学问比大肠里的物质要多得多。
而眼镜教授和郝如熊老中医两人端坐不动,准备选择现场治疗。
谁都明白,如果现场将小孩治好了,在评委眼里无疑就是优胜者。
不过,选择现场治疗,必须是艺高人胆大,否则的话,患儿没有立见成效,就算失败了。
因此,敢于选择现场治疗的,本身在气势上就压人一头。
待主持人宣布开始进行现场治疗时,眼镜教授和郝如熊互相谦让一下,然后,眼镜教授慢慢走过去,站在小孩面前。
小孩刚才被一伙老家伙折腾一番,这会儿哭得更加厉害,一声连一声,哭得快叉气了。孩子妈妈急得不停地摇着孩子,眼泪又扑扑落了下来。
眼镜教授的眼光在妇女胸前扫了几眼,尖尖的喉结动了几下,然后声音相当道貌岸然地道:“各位尊敬的评委,各位来宾,各位观众,本人受家学熏陶,又毕业于著名中医大学,专攻中医四十余年,对于儿科颇有心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