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啊!”众人不由得发出惊叫。
徐清东翻开小孩眼皮,看了一看,“瞳孔还没放大!”
“快叫急救车送医院抢救!”一个专家道。
徐清东摇了摇头:“救护车是要叫。但是来不及了!呼吸已经停止,几分钟后就会脑死亡,目前情形看,只有现场急救才行。”
“都已经死了,救个屁!”
“氧气,心脏起搏器……这些急救设备全没有,看来没救了。”
妇女抱着孩子,扑通一下,跪在地上:
“各位专家,教授,哪位能救救我儿子!我这里给你们磕头了!”
一群专家面面相觑,束手无策,脚下却是悄悄移动,向后撤退。
“我来看看!”
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众人一看,说话的是张凡。
张凡拨开人群,走到前面来。
“大姐,你别跪,坐到椅子上。”张凡亲切地道。
妇女抬眼看了看张凡,有几分诧异:这么多专家不敢出面,你这么年轻……
张凡不再说什么,俯身向前,打开神识瞳,灵光无形,在小孩身体上下内外扫视一遍!
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心中已然有数了!
“孩子能救活吗?”妇女已经快崩溃了,牙齿把嘴唇咬出血来,滴滴落在地上,样子非常可怜,也非常可怕!
张凡没有说话,以极飞快的动作,拔去孩子身上的十三支银针,小妙手一掰,全都扭成弯曲的“蚯蚓”,扔在地上,用脚碾了一碾。
然后伸出小妙手,在孩子胸前摁住,意念凝神,丹田气起,古元真气源源向孩子身体内输送而去!
孩子身小脉短,张凡一股真气运过去,古元真气迅速盈满全身,生命活力被激发,呼吸慢慢恢复,心脏的跳动渐渐加强,最明显的是紧闭的眼睛开始半睁半闭,鼻孔里发出轻轻的哼声!
“宝贝!”妇女激动万分!
“安静。、,”张凡摆摆手,示意妇女安静,然后又继续运气!
五分钟后,三十六回合过去,孩子的脉格完全通畅,身体机能恢复,生命体征基本正常了。
眼见着孩子小脸颊上泛起了红色,周围的评委和专家一阵轻叹。
但更多的是嫉妒和怀疑:这么个年轻人,难道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手段?怕不是和妇女一伙的,合伙演的双簧吧?
“嗯,嗯嗯,不错,可惜是在演戏!”眼镜教授冒了一句。
“应该是事先排练过的。一男一女加一小孩,三个演员。”
“就是嘛,街头上这类表演见多了。不稀奇!”
眼镜教授上前一步,大声道:“喂,我说年轻人,这么演戏有意思吗?我问你,这个女的是不是你媳妇?你们二人合伙想骗取名利?”
“演戏?你瞎眼了吗?刚才孩子已经没气了!”张凡怒道。
中学时,张凡在课本上读过一段某先生的话:“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度大华国人”,当时,人小,心地纯洁,以为这话有点过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