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好的。”徐清东身后的美女助理答应一声,慢慢地拉开提包,鼓捣了半天,才从里面取出一只黑漆小盒子,递过来,“徐老师……”
徐清东接过盒子,轻轻打开盖。
华贵的黑绒垫上,排列着一排细小锃亮的毫针。
张凡神识眼细细打量,从黑漆小盒子上细小的裂纹可以看出,这是古代的漆器,而盒子和毫针上面,都泛出一圈圈古魂之气。
无疑是一件悠久的古传之物了。
徐清东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,仔细捏起一根毫针,举起来道:“张先生后生神技,使我打心里钦佩。我老了,无儿无女,这盒祖传600年的‘玉绵针’就赠送给你了。”
他说着,眼里闪着泪花,对这件宝物心有不舍的样子。
美女助理脸上非常不快,白了张凡一眼,规劝道:“徐老师,这么珍贵的针盒,在徐家已经传了好多代了,难道这样送给外人了?再说,人家张医生也未必忍心收下呀!”
美女助理说话巧妙,这话明显是说给张凡听的。
“不不,你不懂。张先生医术承古傲今,无人能敌,只有这样的人才,才配这样的宝针!”徐清东激动地道。
“徐老师,这玉绵针是永乐皇帝赠送给老师祖先的,先后经过明清两代徐家御医使用,随便就给了外人,有违祖训哪!”
美女助理不无酸楚、不无嫉妒地说道。她深知这套针经徐家几代御医之手,早已铸上了医魂,出神入化,针到病除,实在是无法估量的宝贝!
张凡其实并不眼红别人的东西,又见助理如此阻拦、说项,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徐主任,刚才打赌的话,只是为了给现场增加一些气氛,请不要当真。你和我的目的都是为了治好孩子的病,本意不在赌呀!不作数,不作数,就当刚才没那个赌”
徐清东脸色伤楚,感叹道:“我无儿无女无侄辈,这些年日渐衰老,心中有一个愿望,找到一个真正的接班人把这套针传下去。你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超绝医术,令我耳目一新,你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位!此针,唯有你才佩继承!”
“徐主任,你我初次见面,晚生无功受此大礼,心中确实不安哪!”张凡也是动了感情,真诚地推却,“这针说什么我也不能要!”
“难道,还要老朽向你行礼相求?”徐清东假装不高兴,脸色一抹,阴沉下来。
“收下吧!”段小茵站在张凡身边,轻轻地捅了一下他的腰。“徐主任是性情中人,没有虚言,他是实心相赠,你应该接受徐老师的这片心意才对。”
“段会长说得好。”徐清东道。
话说到这个份儿,张凡已经没有退路了,只好向徐清老鞠了一个躬:“徐老重礼,我却之不恭,只好收下了。我向徐老师保证,一定要发扬光大我大华国中医国粹,用好这套珍贵的玉绵针,不负徐老师厚望!”
说着,接过玉绵针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