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的躲闪速度实在太快,闪电般的一纵,疾跑几步,已经躲到二十几米外的一尊雕塑像后面。
伏在雕像后,听着弹雨噼噼啪啪像炒豆子袭来。
弹雨停下来之后,探出半个头,向前望去。
只见路边林中,青烟缕缕,那就是刚才发出射击的地方。看来,里面有好多人同时开枪。
好汉不吃眼前亏,这个场合不是硬拚的时机。
“喂,小茵吗,我受到狙击……就在公园沿湖路上……”
“是吗?怪不得刚才一阵声音,我以为是放爆竹呢。你,你没事吧?”段小茵一阵紧张,声音颤抖。
“我现在躲在附近,周围没有掩护的,不容易跑掉,他们很快就会搜索过来。你帮我报个警……对,你报的警,警察会来的快!”
“好的,你别露头,先藏好!”
张凡收回手机,掏出一支烟,点着,慢慢地吸两口,探头再看,树林里已经站起来三、四十人,个个身穿尼彩服,头戴面具,手端步枪,成扇形向湖边搜索而来。
“嗒嗒嗒……”不断有枪手进行侦察射击。
“妈的,出来!”
“再不出来,扔手榴弹了!”
越来越近,距离雕塑像二十几米。
张凡吸尽最后一口烟,把烟头扔在湖里,随手一扳,将几米长的铁围栏标扳断,原地抡了两圈,大吼一声:“去!”
铁栏杆旋转着飞出去,带着“嗖嗖”的狂风,恰如风车一般,离地面一米多高,席卷而去。
尼彩服们根本没来得及躲闪,已被打倒一片,栏杆穿人群而过,落在五十多米开外的林边。
断胳膊断腿破脑袋!
一片哀号之声!
剩下的人纷纷趴在地上,乒乓地放起枪来。
“呜哇呜哇……”
一阵紧似一阵的警笛声响了起来!
而此时,山顶上的三个人大惊,一人怒道:“不是跟警察局那边通融好了不出警吗?怎么出警了而且出得这么快?”
他们当然不知道,刚才是省长夫人报的警,警察局哪敢耽搁?
警笛声吓坏了众杀手,拖起地上受伤的队员,登上早就准备在路边的车辆逃走了。
张凡看看没事了,回到雪佛兰车边,到处看看。
车子已经被打成了蜂窝煤,车窗除了后备箱门之外,全都碎了;车身上有数百个弹孔……这车要修好,得花好多钱,没意义了。
想了一会,便打电话叫汽车修理厂的人过来,查看了一遍。那些人认为有些零件可以拆了用,便给了张凡一万块钱,用拖车把车拉走了。
段小茵报完警之后就跑出来,亲眼看见乱枪如雨的场面,吓得不轻,直到此时,仍然惊魂未定,一直哭着,拉着张凡走回别墅,也不肯松手。
“你得罪了何方神圣?以至于他们动了这么大规模来要你命?”段小茵已经是哭得一脸泪光了。
张凡摇了摇头,苦笑一下。
其实他清楚,这事八成是卜兴田和由英的“杰作”,三个狙击手,几十长枪手,这规模,应该是天际保卫部才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