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在内道闪电奔驰,前面的司机从后视镜看见一车庞然大悍马直冲上前,吓得一个个方向盘右打,直接躲开。
大约开出十公里左右,又超了一辆车,与那车擦身而过的时候才发现:坏菜,是辆警车!
警车里的两个交警此时心情相当不好。
因为两人刚刚在市内截下了一辆宝马,正要开罚单,却被上面一个电话叫放行了。两人正窝着火,忽然看见一辆吉普超速而过,便道:“罚他个王八蛋!”
一按笛,呜哇呜哇,警笛大作,直追悍马而来。
张凡见右后方警笛闪光,情知超速被发现了,便看了一眼段小茵。
段小茵含笑道:“别理他们!继续!”
张凡也是微微一笑,继续保持150公里狂奔不己。
一个警察心中一动,不禁叫道:“这小子肯定是酒驾,想逃!”
“也许是贩毒的!”
“最好是贩毒的!”
如果是贩毒的,两人能立一大功呢!
两人兴奋起来,加快速度,紧追不舍。
张凡又跑了五公里,突然发现前面一片车尾灯!
麻烦了,堵车了!
这下逃不掉了。
张凡慢慢地把车速减下来,而警车牛逼地超过去,一拐,就停在悍马前面了。
张凡车重,制动慢,把警车顶向前顿了五六米才停下来。
“妈的,还敢撞警车?罪加一等!”
两个警察跳下车,冲到悍马面前,挥舞着警棍,高喊:“出来出来!”
张凡坐着没动,只是微笑着看段小茵:看省长夫人的了!
段小茵摁下车窗,冲警察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“超速!下车下车!”
段小茵敲出一颗香烟,递给张凡一颗,又掏出打火机给张凡点上,自己也点了一颗,深吸一口,“扑”地一声,把烟雾吐出车窗外,笑问:“看清车牌号了吗?”
“车牌号?小娘们,少废话,下车!”
“你们两个,到车屁股后,给我好好看清再过来说话!”
段小茵生气了,把香烟摔了出去。
两个警察一愣:难道是个硬点子?
其中一个警察绕过去看了看,不禁吐吐舌头,悄悄回来,用颤抖的声音在另一个警察耳边说:“倒,倒霉,把,把省里一号车给,给截了!”
交警里有内部规定:省正府50号以内的车,原则上不截不罚!
两人心里这个气呀:想立功,却撞到南墙上了!最不该的是把车里这个女的给骂了!恐怕要惹事!
两警察脸上凝固了,过了半天,忽然堆上了笑容,笑得很甜很媚,然后忽然立正敬礼:“首长,对不起,请您原谅!”
段小茵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快走快走,别挡在我车前误事!”
“是!”两个警察又行了一个礼,转身跑步跑到警车前,钻进车里,一溜烟地逃走了。
张凡看着这一幕,很开心,把刚才被埋伏枪击的事完全忘掉了,不禁冒出一句:“有权就是好呀!”
“哼,不好的话,我能嫁给黄省长?”段小茵说这句的时候,有得意,有自豪,但在这两者背后,张凡己经隐隐地听出一丝丝遗憾和悲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