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先生算得这么准?竟然……敢说退款?”张凡见惯了江湖骗子,当然对此有几分怀疑。
“两位小朋友,我算出来的事情,没有不发生的。我在镇上摆摊有三十年了。”老头捋了捋胡子,一脸自信地道。
张凡看了段小茵一眼,意思是说:有点意思吧?
段小茵点点头,含笑道:“小凡,你算一卦吧。”
“好,先生,我问问最近运气怎么样?”
“起卦吧。”老头指了指一堆铜钱。
张凡把铜钱抓在手里,摇晃了一会,双手一摊开,铜钱便撒落在布上。
老头低眉看了一会,用尖尖的手指掐来掐去,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在叨咕什么东西。
约过了几分钟,张凡有些不耐烦了,老头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道:“小朋友,你运气不错,一个时辰之前,你大难不死呀!”
语出惊人。
张凡一怔。
段小茵柳眉一皱。
两人惊心互视,暗暗吐了吐舌头!
几秒钟过后,两人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,张凡强装笑容道:“先生此言未免耸人听闻了!我出来闲游,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事,哪有大难不事?”
老头抬头看了看,嘴角挂出一丝冷笑:“你起了一个地火明夷卦。内卦离火,外卦坤地,此象乃明者夷也灭也,又正神偏西,主明火伤,表明你刚刚经历一场血光之灾。”
虽然此时刚刚午后,太阳当空,温暖无风,但张凡脖子后面起了一股凉风,身上也沁出一层汗来。
伸手摸了摸仍然揣在怀里的建国节贵宾卡:若不是它,狙击枪弹己穿胸而过了。
“既然血光之灾,我为何没死?反而好好的站在你面前?”
老头一愣,身子似乎微抖一下,把头深深低下,佝偻着身子,全神贯注在铜钱的卦象之上。
约有一分钟,抬头道:“地火明夷,原本火旺无星,但你命不该绝,恰遇一暗弱水星相助,水克火,离火乃退。”
“大白天的,哪有水星。先生,故事编得有点过了吧?”张凡故意激将,想引出更多实情。
“此星前世与你有缘无份,今世与你相逢了愿,常伴你身边,说穿了,就是你身边的一个女人。”
“我身边的一个女人?”张凡更是心惊肉跳,指着段小茵问,“是她吗?”
老头点点头,“正是正是。不是我头儿闲着难受硬要当月老,实在是命哪。你二人前缘未尽,今生要做夫妻了。”
这话听得张凡心情极为复杂,甚至有些难过:我今生要和段小茵做夫妻?那涵花往哪摆?
段小茵却是脸露得意地看了张凡一眼,然后掏出五百元钱放在摊上,问:“先生,您老再说详细一点。”
老头揣起钞票,端祥她半天,闭上眼睛道:“天机本不可泄露,看你心诚,我有一言相赠:螟蛉之子,螺蠃负之,命中一子,侯门富贵。”
张凡听得半懂不懂,段小茵呆立不动,但二人都不是白丁,起码“螟蛉之子”四个字是听懂了,那是一句普通的成语呀,意思是有人被戴了绿色帽子、儿子是假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