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不过,几个专家全成了配角,只带眼睛不带手,让张凡唱独角戏。
张凡指挥护士把孩子们身上的导管什么的,都摘下去,俯身朝下,露出背部。
张凡从行医包里取出一只针盒。
站在一边的徐清东一看:这只针盒正是前几天他赠送给张凡的祖传玉绵针盒。
没想到张凡真的很重视这个针盒,随身带着,他不由得一阵感动:看来,这传家宝物归其主!
“我先用针灸把孩子们的烧退下去,然后再寻找病源,否则的话,高烧时间过长,会影响孩子今后的智力!”张凡对徐清东征求意见。
“没错!”徐清东道。
张凡取出毫针,走到病床前,只见他手指翻飞,如穿梭一般,只一会儿功夫,每个孩子的背上,都闪闪地增加了七根银针!
“啊!”徐清东失态地惊叫一声。
“徐主任,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院长问。
徐清东摇了摇头,声音激动:“对,对,完全对!精准的雪莲七星针!张凡,我真的没有料到,失传了几百年的医圣针谱,竟然在你手上出现了!”
张凡一皱眉,心中暗道:徐主任怎么也了解雪莲七星针?这可是《玄道医谱》上用于退烧的绝谱呀!
“徐主任,”张凡施完针,一边给孩子弹针,一边问,“您学过这套针谱?”
“哪里哪里,我哪里有这等造化接触到这套针谱!是我祖太爷,曾经从一位张仲景医圣的后代那里见过这个针谱。当时那位后代正在给病人施这个针谱。我祖太爷悄悄偷艺,暗暗地记下了针谱的穴位。不过,回家之后,却忘记了其中的两个穴位!只剩下五个穴位传了下来。刚才见你针穴流畅,运用自如,把七个穴位熟练地找到,方知你早己掌握这套绝秘针法!”
徐清东感慨得眼眶潮湿了。
而旁边的几个专家,如同见到了山洞里的藏金,瞪大眼睛,使劲记忆那些针的穴位!还有一个人偷偷掏出手机,把针穴拍了下来,然后如获至宝地揣到怀里。
院长很不解,问道:“看这五个孩子,虽然都是七针,针穴施的不是一样呀!难道一个雪莲针谱,还会有不同的样式?”
徐清东道:“这正是这套针谱的精绝之处,我祖上传下话来,此针谱以北斗七星连珠,运用之时,根据不同患者的不同体质和气脉,施用不同的针穴!”
院长把眼睛看向张凡,问道:“这……是这样吗?我说的没错?”
“徐主任说所无误!刚才,这套针谱,重要之处不是针穴的位置,而是施针之人要通过望闻问切,掌握患者的不同体质。我把脉之时,已经确认了各个孩子该用哪个针谱。如果用错的话,孩子不但不会退烧,还会烧得更厉害!”
张凡说着,嘴角一挑,讥讽地看了刚才拍照针穴的那位专家。
专家羞得低下了头,假装看微信,随手把刚才的照片删掉:我想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