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走,直奔二院。”徐清东对司机道。
张凡在人行路边招手打了一个出租。
“能开多快就开多快。”张凡甩给司机一百元钱,司机一加油门,直奔中医院狂奔而去。
中医院大院里也已经有众多保安和警察在维持秩序,情绪激动的患者家属都被隔离在大楼外。
张凡也来不及多解释,把特别行医许可证往保安面前一晃,还没等保安看清楚,一把将两个保安推开,冲进了大楼。
直奔八楼,门也没敲,推开苟主任的办公室。
苟主任正坐在桌前盯着一堆病历发呆,猛然间张凡闯进来,不禁心中一震:张凡多日没跟她联系了,突然造访,事先也没打个电话,是不是为了这次疫情的事?
从昨天到现在,苟主任一直没合过眼,十几个患者始终处于病情恶化状态,该上的措施都上了,到现在,苟主任已经束手无策,面对着一堆病历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张凡的到来,令她心中升起了希望。
“张凡,你来啦!快坐。”苟主任急忙站起来,一把抓住张凡双肩,把他推坐到椅子上。
“苟主任,长话短说,时间紧迫。我想要你帮个忙!”张凡直截了当。
“你说吧!”苟主任道。
“我想了解一下这次疫情的病源起因!要真相,不是要假象。”
苟主任一听,脸色顿时紧张起来,向门边看了一眼,然后走过去把门闩上,回身小声道:“这个……比较敏感。”
“为何?”
“关于这次疫情的病源调查,是由局里统一安排的,卫生局对下面医院有指示,为防止在广大市民中引起恐慌,病源调查结果一律保密。”
“保密?如果不向公众公开病源,不是会进一步扩大疫情吗?”张凡一脸不解地问。
苟主任冷笑一下,把手里的签字笔在桌上敲得当当响,显然内心十分郁闷!“我跟你直说吧,这件事,涉及到一个幕后大集团,因此卫生局才这样做,为了的掩盖真相,替那个大集团脱责!”
“大集团?”
“对,”苟主任压低声音,“天际集团!有个姓由的,带着一伙打手,到各医院威胁患者和家属,只谁和卫生局的调查组人员述说病情,不准跟其它人讲半个字,否则的话,叫他好看!所以,现在患者什么也不敢说。”
“天际集团?”张凡一惊:看来,这件“好事”是天际这伙老小子办的。
“没错。患者家属和医护人员都知道这件事。今天上午,天际又来人了,到各个病房给患者说,不乱说乱动的,事后,有人会给他们报销医药费。”
张凡耸肩咬牙:看来,猫腻真的在天际集团里。
“苟主任,目前情况十分危急,市中心医院的五个孩子快坚持不住了,依照目前生命体征来看,最多能坚持到中午……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呀!”张凡急切地道。
苟主任犹豫一会,问:“如果你知道了病源,就能有办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