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呵呵,这个问题,要问天际集团的卜兴田董事长!”张凡冷笑一声,目光再次逼向孟市长。
孟市长的脸色已经完全苍白,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,这次疫情,难,难道和天际集团有,有关?”
“有没有关系,把卜兴田叫来一问就成了!”黄省长口气不快地道。
孟市长见省长的目光里透出从未有过的冷气,吓得心通通跳个不停,颤抖地拨通了卜兴田的手机,大概是为了避嫌,他摁了免提:
“卜总,你在哪呢?”
“孟市长,有什么事吗?”
“黄省长叫你过来一下,他在中心医院等你。”
那边沉吟了一下,道:“你跟省长说一下,真是抱歉,不凑巧,我在京城谈一个项目……要么,叫韵竹代我见见省长吧?省长有什么指示,韵竹会转告给我。”
这个滑头!躲了!
张凡暗骂一声。
“好吧,我找周韵竹副董事长。”孟市长说完,摁掉手机,对秘书道:“快叫周总火速过来一下。”
秘书马上拨通了周韵竹的手机,叫她马上到中心医院来一趟,随后指示警车一路开道,最快速度赶过来。
大约过了五分钟,楼下响起了警笛声。
不一会,周韵竹娇喘吁吁地走进了办公室。
见张凡也在场,她似乎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微微一笑,跟省长和市长握了握手,道:“关于这次疫情,我们天际集团能做些什么?请省长和市长指示!”
黄省长冷笑一声:“我不需要天际做什么,我们需要的是天际不做什么!”
在这样的公开场合,省长如此严厉地训斥一个大企业家,确属罕见。
周韵竹即使再老练,此时也是支撑不住了,脸色娇红,喘得更厉害,尴尬万分地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请省长指示。”
黄省长一指张凡,“你问问张凡先生吧。”
周韵竹可怜巴巴地看向张凡,眼里全是困惑、不解和委屈。
张凡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个结果:本来是叫卜兴田来,没想到竟然是周韵竹来代替卜兴田受这个委屈!
“周总,”张凡眼中含情,但是非常含蓄,尽量平静地说,“天际集团的水果条项目,你亲自参与了吗?”
一句“亲自参与了吗”,明显是在诱导周韵竹从这里面脱身。
别人未必听得出来话外之音,可是,己有半年之久肌肤之亲的周韵竹和张凡之间,却是能充分理解这句话的潜台词。
“对不起,我只负责天际集团化妆美容品这一块。黄莓果条这项产品,从立项到生产销售,一直是卜总全面掌控,具体实施,是由氏集团的由总亲手抓的,我并未参与。”
周韵竹终于从慌乱中解脱出来,瞳仁里感激地向张凡透出一丝情光。
“由总?叫由英吧!”省长嘴角一丝寒意,问随身秘书,“贿选省代表被立案调查的那个由英吧!”
“省长,那个贿选者正是由氏集团董事长由英。”秘书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