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总算搞定了欣然这个活宝,张凡心里一高兴,给周韵竹打电话,问她促销的事怎么样了。
对于市场宣传这块,张凡是个萌新,上次在周韵竹身上将她妊娠纹去掉后,周韵竹对这款新品无比信任,自告奋勇把促销的工作接下来,这些天她紧锣密鼓地张罗,反而是张凡落得个清闲,每天只需要打电话问问进展。
周韵竹此时正在广告拍摄现场,听见张凡打来电话,心中温暖如春,娇嗔地冲张凡道:“我都快忙死了,你就不会过来帮帮我?就好像宣传的不是你的产品似地。”
一听说广告宣传已经进入实质拍摄阶段,张凡想,还是亲自去现场看看,毕竟大把的广告费是我张凡出的,那些长发导演一天到晚光知道在女演员身上搞潜规则,别把我的广告给搞砸了。
想到这里,方向盘一扭,直奔省城郊外“东方猴来屋”大型室外摄影基地而去。
猴来屋生意兴隆,一进基地,就看到好几拨电视剧摄制组在拍戏,搞得乌烟瘴气,像农村办白事似的。
张凡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周韵竹和天健广告片拍摄地点。
周韵竹放下手里的活,冲过来,拉着张凡道:“刚刚准备完毕,导演嫌今天上午阳光不足,要先拍室内戏。”一边说,拉着张凡走进一顶巨大的摄影棚之中。
摄影台子前,一个大胡子导演,穿一条挖了几个大洞的脏牛仔裤,上衣却是一件加拿大鹅坎肩,显得不伦不类,一只女式小胖手,正在有滋有味的捋着自己乱蓬蓬的胡须,见周韵竹进0来,而且她胳膊里挽着一个帅气的青年,不禁嫉妒地哼了一声。
而在他的面前,一张巨大的支架桌上,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拍摄用品,正中打开放着一只本子。
张凡向来懒得搭理这些文艺圈的潮人,只是点了下头,然后拿起本子翻看。
上面打印着消脂丸的广告词。
词写得还不算太差,都是当下湿毛的广告词,什么“今天你瘦了吗?”什么“不用运动,不用站着,你躺着也能减肥!”还有“每个胖子都有一个美好的心愿……”
这些还算一般,不算好,也不算太差。
看到最后一句,张凡差点乐喷:
“尔曹脂与油尽没,不废苗条万种情!”
这特么哪跟哪呀!要么是纯心恶搞,要么是猪脑子灌水泥了!
人家唐朝杜老先生当时写的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”,是骂人的话,现在把它移植到广告词里,听着能舒服吗?
“这两句谁写的?”张凡问。
“欧阳导演亲笔撰写的。”站在大胡子导演背后的助理,殷勤地抢着回答。他以为这两句是相当地精彩。
欧阳导演比较得意,并不说话,脚尖一踮一踮地,仿佛在说:这种小词,我随便就能捅出来一大筐!
张凡商量地看了周韵竹一眼,问:“这句……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