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欧阳导演拍过好多广告片,有几条还上过大华国国家电视台,名大气粗,他认为,投资方能雇到他这样的导演,是投资方的幸运。
因此对于周韵竹这样的大老总,他说起话来也是相当地冲:“周总,我不得不提醒你:你是老板,是投资方。而我是具体的实施者!我定下来的一切,不得更改。如果你确实想听别人瞎逼逼,那你只好另请高明了。我不愿违心拍摄非专业的东西,那样会毁了我在业界的崇高声誉!”
欧阳导演一句“瞎逼逼”骂出来,令周韵竹相当地不爽:她爱的张凡,竟然被别的男人当面谩骂!
“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片子拍完,”周韵竹俊俏的小脸一拉下来,相当地怖人,“谢谢你还知道我是投资方!跟你直说吧,你们这些导演、演员,我们投资方雇你们,是赏你们碗饭吃!摆正自己的位置,你是给我打工的!别动不动就拿罢拍来吓唬人!我长这么大,是别人吓大的吗?要滚不留!把前期投入的场地费、器材费、劳工费全赔给我,然后滚远点。要留的话,给我老实当孙子!别老把自己当头蒜!”
欧阳导演被周韵竹一席话,给镇住了,心中打起小鼓来:眼前这位美人,是天际的二把手,天际是什么存在?有黑背景的。
天际要是想整死我这个小导演,简直易如反掌!即使不整死我,光是这笔前期投入费,就是可能是笔相当大的数目!
惹不起了!
看来,我得按照这个姓张的意思去做了。
“那……我同意修改创意。”欧阳导演羞恼不堪地屈服了,就像所有色厉内荏的装逼者一样,一遇到硬点子,直接崩盘了,连脸都顾不得要了!
“一个满嘴脏话出口伤人的角色,我的广告创意不需要你同意,需要你去执行。”周韵竹恨恨地道。
“我执行吧。”
“光执行就成了?”周韵竹严厉地道,“你刚才出言不逊,还不向张先生赔礼?”
欧阳导演尴尬了一下,没有动,毕竟这么多的演职人员在场,太下不来台了。
张凡心地宽厚,并不是那种痛打落水狗的人,见导演为难,便道:“周总,算了,他知道错就行了,不争他道不道歉。”
“必须道歉!否则我叫你难看!”周韵竹平时温文尔雅,但有人惹到她的爱人,她就露出另一面了。
欧阳导演见拖不过去,只好走到张凡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,道:“对不起,张先生。”
张凡伸手拍了拍他的肥头,道:“这么大的导演,给我一个小村医低头认错,也不怕业界传出去没脸见人?记住这个教训,以后别装逼,要装人!”
“是是,不装逼,要装人。”
周韵竹一挥手:“欧阳,你马上叫创作班子搞广告词,按张先生的创意,高端高雅高尚,三高。”
“好的,三高原则。”欧阳导演掏出手机。
“算了算了,还是换写手吧。”周韵竹突然改变了主意,“先前那个班子不行,换那个网络写手班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