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过奖了,这位女士,我们海虎公司也不过是刚刚起步两年。不过,我们有香州门氏集团的大资金背景,片源很充足,发展是相当迅速。不知这位女士可否有意与海虎合作?”
强总说着,眼光直直地盯着周韵竹鼓鼓的前身,如同鱼钩一样钩在她的衣扣上。
周韵竹微笑着,没有回应,与张凡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强总以为周韵竹心中活动了,进一步劝道:“以我们海虎的实力,让一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蹿红一线明星,也就是三两个月的时间,何况这位女士姿色出众呢。”
说着,伸出大手,向周韵竹脸上摸来。
周韵竹一闪身,躲开了脸,那只大手便拍在了她的肩头上,并且停在那里,轻轻抚摸着。
周韵竹抬手打掉他的手,慢慢道:“强总想多了。我是从事化妆品行业的,与戏子挂不上边。”
说着,斜了小心心一眼。
小心心见强总移情到了周韵竹身上,又气又恼,用眼睛一眼一眼地瞟强总,希望他能把眼光重新回到她这边来。
“毕竟,每个女人都有成为一线明星的心愿吧?难道你就不动心?如果你点头的话,明年的鸡奖就是你的!”强总拍着胸膛,相当激动。
“我不感兴趣你那行,我感兴趣的是,你们海虎公司怎么会捧红这么一个贱人?!”周韵竹指着小心心,一脸不屑地道。
“强总,他骂我是贱人!”小心心尖叫起来。
强总把眼皮闭了一会,慢慢睁开,又是吸了一口烟,吐在保镖脸上,温柔依然地道:“这两个男女不识时务,给脸不要,非要屁股。好吧,那就动手吧,男的剁手,女的割脸!”
“是!执行。”一群保镖立正回答,然后大步向前走来。
“慢!”张凡一挥手,眼睛一瞪,冒出一股古元真气,凛然地阻止住向前的保安。
咦?保安们心中一凛:这个人眼里两道凶光,太可怕了。不禁有些胆怯,停住了脚步。
张凡很感兴趣地问,“难道强总是给门氏打工的?”
“什么话呀!什么叫打工呢?我是门氏集团门家庆董事长特聘海虎老总!门氏!听清了吗?是门氏!”强总很有些不耐烦了,声音提高一些,但仍然保持适度的温柔。
“噢,这样呀。”张凡说着,拨通了一个号码,并且用了免提,“欧阳阑珊女士吗?是我。”
“张凡先生,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!”
是欧阳阑珊的声音,甜甜的,腻腻的,听得周韵竹差点怄吐,她不禁皱了皱眉:张凡怎么搞的,跟门氏也有联系?
门家那个小狐狸欧阳氏,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!上次在市里召开的投资方宴席上,周韵竹见过欧阳阑珊,一脸的狐媚,一看就是专事迷惑男人的贱货。
“有个姓强的,说是你们门氏……”张凡试探着问。
强总一听,冷笑起来:“你这个小白脸,原来认识我们老总的妻子?那也没用!她会告诉你,跪下让我打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