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欧阳导演已经受够了小心心的气,此时得以翻身,倨傲地训斥道:“以后,要摆正自己位置,要明白谁是导演,谁是演员!”
“啪!”
一个大耳光,打在欧阳导演脸上。
强总怒骂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也敢训斥我的女人!”
欧阳导演捂着出血的嘴,这时才怦然大悟:打狗要看主人哪!小心心虽然得罪强总了,但仍然是强总的一条狗呀!
连忙弯腰陪笑:“强总,强总息怒,我不敢了,我不敢了,不管什么时候,心心小姐永远是我的导演!”
周韵竹眼看这伙人你来我往,丑态百出,不屑地道:“强总,够了吧!这样表演,有意思吗?”
强总凑过来,歪着头把脸扬过来,一脸谄媚地讨打道:“周总,您要是不解气,就狠狠地搧我几个耳光!“
周韵竹往后退了两步,避开强总臭哄哄的嘴,扭头对张凡道:“小凡,强总讨打,不打对不起他。你就替我代劳吧。”
强总身边几个保镖,听说要打强总,呼啦一下子围上来,围在强总四周,咋咋乎乎地喊:“敢动强总?长几个脑袋?”
张凡本不想打强总,但是眼见这些保镖不识抬举,舞舞扎扎目中无人,便走上前两步,笑道:“本来不想脏了我的手,你们是逼我出手?”
“噼啪辟啪!”
左右各抡几下。
几个保镖倒了一地!
强总本以为保镖在侧,对方顶多骂自己几句,不料这个张凡竟是高手!自己花重金聘来的武林豪杰,半秒被放倒!
“张,张先生,您,您……”强总心中彻底崩溃,恐惧无比,慢慢向后倒退,生怕张凡冲过来伸手扭断他的脖子。
张凡冷笑一下,道:“不想让我打你的话,就跪下,自己打自己。打到周总满意为止!”
强总双腿一弯,跪了下去。
“啪,啪……”
一下接一下,强总左右开弓,搧自己耳光……
张凡见他搧得不痛不痒,抬脚在他脸上点了一下,将强总踢倒,上前用鞋尖碾住他脸部,使劲碾了几下,强总的脸上立刻掉了一块皮:“狗,不想死在这里的话,打自己嘴巴的时候就要用力!用力听见了吗?”
强总爬起来,重新跪好,嘴里重复着张凡的话:“用力,我用力!”
说着,真的使上了劲,一下一下,清脆悦耳。
大约搧了一百来下,周韵竹见他脸上血糊糊的很恶心,这才喝令他停下。
“强总,希望通过今天的事,知道以后怎么做人,懂吗?”
“懂了懂了,周总,张总,你们教育得太及时了,平素我总以为自己天下老大,今天才知道,在二位面前,我就是虫子!”强总彻底胆寒,卑躬屈膝地道。
“快滚吧,别继续在这恶心我了。”周韵竹一挥手。
强总爬起来,带着保镖们滚蛋了。
小心心早己吓呆了。
靠山倒了,自己成了无助的小演员,只有老老实实地听从安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