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对男人,太了解了。尤其像你这种未经世面、心地还算纯洁的男人,你怎么可能瞒得过我?”
欧阳阑珊似乎很伤感,一边说,一边起开葡萄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,仰面深深地喝一口,用餐巾轻轻抹嘴,脸上泛起微微的细润红光,如芭比娃娃一样好看。
“有什么可瞒的!”
张凡心虚地说着,自己倒了半杯红酒,一边呷一边在心里嘀咕:莫非,这个精灵的女人怀疑到上次我那句问话?
张凡一直有些后悔:上次在酒店里,他不该问欧阳阑珊是门家庆的几房妻妾?最不该问的是“他只有一个子女,也就是你的儿子,对不?”
这句话的意思明显地在怀疑:门家庆前三房都没怀孕,怎么就你第四房怀上了?
其实当时张凡问过之后悔青了肠子,因为他明显地看到欧阳阑珊的脸上神色立马不对,那场面窘迫而尴尬。
“你的怀疑是对的!”
欧阳阑珊苦笑了一下,一扬脖,把酒干了,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。
“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我怀疑啥了?哈哈。”张凡假装无辜地笑着,笑得其实比哭难看。
“都是聪明人,何必这样遮掩!你在怀疑我儿子是不是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忽然欠起身来,把头靠近张凡,小声道,“是不是门家庆的亲儿子!?”
张凡如同被抽了一个耳光,脸上热了起来:被别人看透心思,感觉像是大庭广众之下鸡架门开了。
看来,再隐瞒也没意思了,顿了一下,面露尴尬,喃喃地回答:“嗯……是有这么点想法……我当时在想,门家庆的前三房妻妾都没生育,难道个个都是妻妾的毛病?一准是门家庆的毛病,所以,自然地……就……怀疑你的儿子是不他亲生的。”
“那你到现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?”欧阳阑珊追问道,伸手捏住张凡的手背,“不说实话的话,我……”
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没想法。”张凡微微一笑。
欧阳阑珊把手松开,眼里散出得意的神色,口气相当地自豪:
“其实你非常想知道真相是吧?呵呵,那么,我告诉你吧,我儿子和门家庆没有一毛钱关系!”
语出惊人!
从一个女人的嘴里,竟然骄傲地说出这样的话来:孩子不是丈夫亲生的!
而且这个丈夫不是一般的丈夫,那可是在世人眼里神一般存在的门家庆呀!
难道,千亿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,竟然是个冒牌货?
这可是大地震一般的新闻!
张凡即使此前心中己有几分怀疑,眼下听了,也是受到冲击,不禁脸色苍白,手背都凉了:这个女人,真是胆大妄为!竟敢在门家庆这个太岁头上动土!
张凡紧紧地盯着欧阳阑珊:美艳的模特花,她告诉我这些,究竟有什么目的?
“嘿嘿……阑珊女士,这玩笑开大了吧?”张凡呷了一口酒,故作镇定地道。
“你想听听详情吗?”欧阳阑珊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