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能做什么?”张凡摇头一笑,手轻轻一翻,把她的手握在手里,轻轻抚摸着。
“孩子现在一天天长大了,现在已经六岁了。”随着张凡的抚摸,她的脸色渐渐淡红起来,眼里泛出的光格外惬意温柔,声音也甜了几分。
“六岁怎么了?所有的孩子不是都要一天天长大吗!”
“可是你知道,所有的孩子都有一个特点,越是长大,他的面部特征越是明显,越是像他的亲生父母……”欧阳阑珊忧愁满面,低下头,把手从张凡手中抽出来。
张凡一惊:是这么回事!婴幼儿小脸蛋圆圆的,所有婴幼儿长相差不太多,长大之后,就会有明显的面貌特征。
“你是担心,孩子长大了,门家庆会发现孩子长得不像他?”
“嗯,”欧阳阑珊用力地点了点头,“如果他发现了这点,就会产生怀疑,接下来,他肯定做一个亲子鉴定,那样的话,就真相大白了。那时,我和儿子的命运可想而知!”
是呀,以门家庆的性格,这母子二人断无生路了!
“我能帮你啥?能帮你儿子易容?不会。”张凡为难地摇了摇头。
“你是神医,我相信你能办到。”欧阳阑珊又紧紧抓住张凡的手不放,“你已经展现过你那么多的神技,易容对你来说,并不是很难的。帮帮我!”
张凡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小妙手:
它削铁如泥,它能消脂清血,也许,它也能塑造人脸造型?
“即使我真的能做到,实际操作也很难。你想想,你儿子突然有一天变成另外一个模样了,门家庆岂能不怀疑?”张凡问道。
“你也是个死脑筋!”欧阳阑珊嗔笑道,“我就不会带孩子出国做个长途旅行?一年半载的再回来,那时门家庆发现孩子变化了,也只能认为是孩子长大了。”
“不好不好。孩子的面相不断变化,在成人之前要做好多次易容,难道每次都在海外旅行一年?办得到吗?”
“那……那你可不可以进行一些微小的改变,每次给孩子脸部变化那么一点点……”
这倒是可行的!
张凡深思起来。
“小凡,我求求你了,你总不能眼看着我儿子被门家庆给害死吧!我相信,只要门家庆发现有假,以他的为人,一定会对儿子下毒手的。”
欧阳阑珊说着,眼泪掉了下来。她流泪的时候,很像荷叶上滚动一颗晨露那么纯净美丽。
张凡老毛病不改,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泪,心中一阵揪紧,长长地叹了一声:“好吧,我试试看!”
“太谢谢了!小凡,我谢谢你!我儿子得救了!”
欧阳阑珊激动地站了起来,冲上前便抱住了张凡的头,眼泪不停地落在他脖子上。
唉,可怜天下母亲心!
张凡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了,长长地叹了一声,不由得轻搂住她的纤腰,而他的头被她紧紧地搂住,抵在丰满之上,一时间,脑子有些云里雾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