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二百万就是二百万,人都死了,你以为你能讨价还价?”老三冷笑道。<>
“二——百——万!”四个儿媳妇像专业哭丧班似地哭叫了起来,捶胸顿足,痛不欲生。<>
张凡等他们闹了一阵之后,慢慢地说:“二百万是有点多了。一般来说,建筑工地摔死个年轻人,也就是赔个八十万封顶了。不过,为了尽早了结这件事,我说林院长,我们赔二百万也可以!”<>
“不行!你同意你拿钱,我是不拿的!”林巧蒙怒道。<>
大家都把眼光落到张凡脸上。<>
张凡慢慢站起来,道:“你们哥几个听清了,多出来的这一百万,我张凡出钱!”<>
哥四个一听,喜出望外:有冤大头出场!<>
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张凡道。<>
“快说,张先生,什么条件?”老大奴颜卑膝地问。<>
“我替许老先生在天之灵出口气!你们哥四个,还有四个媳妇,以前怎么虐待你父母的?现在必须当着媒体的面,一一讲清。”<>
“这……”哥们四个面面相觑。<>
“讲就讲!怕什么?谁家不啃老?”四个儿媳妇兴奋如猴地跳了起来。<>
“不光讲,而且要求讲得深刻具体,如果不深刻,达不到我满意的程度,二百万的事就泡汤!”张凡严肃地道。<>
哥四个毕竟是中年人,这件事面子有些过不去,个个低头不语。<>
四个儿媳妇见状,走过来,每人抓住自己的老公,又打又挠,哭声震天:<>
“好汉做事好汉当,让你承认你那点事,怎么这么难?”<>
“装逼!装逼!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?”<>
“你要是不讲,今晚上我……”三儿媳说着,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。<>
民政局领导实在看不下眼了,拍了拍桌子道:“这是什么场合,容你们闹?再闹的话,抓警察局蹲拘留!”<>
哥四个被抓得满脸是血,快要体无完肤了。<>
“行了行了,臭娘们儿,我们讲还不行吗?”老大叫了起来。<>
四个泼妇这才住手,老四媳妇相当主动积极,跑到门边,打开门冲外面喊:“媒体,小记,进来吧,便宜你们这些兔崽子了,今天你们可以爆料了!”<>
一直等在外面的小记狗仔队,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,立马架起长枪短炮,恶狼扑食般的眼光,对准哥四个!<>
对媒体来说,好料就是钱哪!!<>
江清电视台“家与德”栏目的首席记者,是位留长发的大胡子,他见哥四个还有点忸怩,便一边调焦距,一边打气:“大哥,讲,深刻地讲!不着边儿地讲!我们媒体的原则是,有大的不说小的!讲好了,我给你加钱!”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