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受到这场惊吓,包媛无法完全恢复过来,也不说话,一脸惊色地坐在床上,像受惊的小花猫,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。<>
想到刚才的乱象,张凡坐到她身边,轻轻抚了抚从浴巾里露出来的玉臂,劝道:“包媛,我看,你还是别兼这份职了,这里是个大染缸,你洁身自好的话,是很危险的。”<>
包媛胳膊上被他抚得一阵阵麻木,慌乱而不舍地把胳膊缩回去,点点头,柔声说:“我听你的!”<>
“如果你们生活有困难,我会帮助你们的。要么,我想办法帮你找个其它的活干吧。”张凡见她答应得有点勉强,便安慰道。<>
“不想再麻烦张总了。”<>
张凡把经理叫来,跟经理说包媛不想在这干了。<>
包媛本是这个场子里排每一号的美人,有好几个富豪在向经理预订她,要给洗浴中心大的酬谢,眼下这棵摇钱树要被这个顾客给领走了?<>
经理本想阻拦,但刚刚见识了张凡的神功,不敢说什么,只好当场把包媛的工钱给结了。<>
张凡和包媛穿戴完毕,走出洗浴中心大楼。<>
张凡的车已经找到了代驾,但他考虑到这么晚了,不宜把包媛送回家,若是被她丈夫看见别的男人送妻子回家,两口子会闹意见的。<>
于是,张凡用软件叫了出租车,然后两人站在路边等车。<>
夜色朦胧,初秋的夜晚冷风吹来,寒意阵阵。<>
“阿欠!”包媛不禁打了喷嚏,身子抖了一下。<>
“你冷吗?”张凡问道。<>
包媛点点头,双手抱着肩头,缩在路灯杆之下。<>
借着夜色的掩护,张凡大胆地打开神识瞳,仔细地把她上下看了一遍,越看心中越是跳得厉害:活脱脱一条美人鱼。<>
包媛一直低着头,不断地打抖。<>
张凡把外衣脱下来,轻轻地披过去。<>
“不不不,你会着凉的。”包媛挥手阻止。<>
张凡轻轻把她的手掰开,把衣服裹在她身上:“披着,别感冒了。你要天天打工挣钱,感冒了不是事!”<>
包媛顺从地让张凡把衣服给她套上,她纤小的身姿裹在宽大的外套里,显得格外娇小,一双大眼睛里的泪花,在路灯照射下闪闪晶晶。<>
出租车终于来了,包媛把衣服还给张凡,小声颤抖地问:“张总,你……”<>
“说吧。”<>
她费力地咽了一下唾沫,两条柳眉微微一展,颤声问:“你能抱我一下吗?”<>
张凡张开双臂,拥抱住她。<>
她的身体犹如弱柳临风,在张凡怀里剧烈地抖动起来,小声地哭了起来。<>
张凡低声道:“对不起!我问你,你失去了这份工作,家里的生活真的不会成问题?”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