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接下来,这个话题就暂时结束了,大家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,三人一起用完了一顿丰盛的家宴,黄省长送给了张凡一幅明代书画。<>
之后,段小茵送张凡出门。<>
张凡临上车之前,段小茵小声问:“你怎么回答他的?”<>
张凡如实把刚才的话复述一遍。<>
段小茵眨着眼品味了一会儿,忽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道:“理解。”<>
说完,便招手送张凡离开了。<>
张凡明显地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不满。<>
唉,就是一句话的事,我为什么没有满足她呢?<>
以至于让她如此伤心。<>
张凡从车窗里向外望着她款款有韵和身影,心中升起一阵阵歉疚:<>
段小茵对我那么好,又送车又送钱,差点把人也送上。<>
我却“没有一点感恩”,她托办的这么一点举“口”之劳的小事,都没给她办!<>
想着想着,眼睛有点酸楚,不由得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:<>
唉,做人难!<>
做好人更难!<>
好人做人尤其难!<>
心情沮丧地在省城街上游荡了一会,正要去素望堂坐诊,忽然接到涵花的电话。<>
“小凡,我们快到省城了。”<>
“啊,这么快!”<>
“你在江清市内呢?还是张家埠?”<>
“我此记得也在省城,我马上出城,在三环入口等你们!”<>
“啊,那我就早见到你了……”<>
涵花惊喜万分,脱口而出。<>
估计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车上坐着几个特战队员,这话说得有点“嗲”,便收住口,小声说:“好吧。”<>
这个喜讯,像春风一样,把张凡心中的雾霾天给吹成了apec蓝。<>
对于张凡来说,涵花永远是他的春天!<>
他的晴天!<>
他灵魂深处的灿烂阳光!<>
张凡一打方向盘,直奔三环路口而去。<>
半个小时后,军用路虎到了,涵花换座到张凡的大奔上,而郭祥山也派三虎和四豹来到张凡车上,一路保护,回到张家埠。<>
小别胜新婚。<>
不用说了,当天夜里,夫妻之间自然有一番旖旎景象。<>
就在张凡夫妻沉浸在爱河之中的同时,江清市一幢深宅大院里,有一个人正发狂。<>
由鹏举叉腰站在大厅中,面前站着一排打手,个个低垂头丧气,瑟瑟发抖。<>
“废物!统统都是废物!几十个人哪,几十个,被张凡一个人给收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!麻地你们平时的威风哪儿去了?”<>
“公子,那人太厉害!”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