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颇感奇怪:怎么,她管涵花叫嫂子?<>
谁大谁小?<>
叫涵花为嫂子,是不是为了叫他为哥打伏笔?<>
这俊俏少妇,心思如丝呀!柔柔的,细细的……<>
张凡目光游移,不断地往她胸前扫,然后又如挨烫了一般马上移开。<>
包媛胸前身上一阵热一阵冷,浑身不自然,掩饰地拉开抽屉,从里面取出一只纸包,一层层打开,露出一堆干果。<>
“这是我家乡来人带给我的,叫山梨干,很好吃。”<>
说着,尖起手指,捏了一只,送到张凡嘴边。<>
张凡不好推却,刚要伸手去接,她却用另一只手拦住他的手,把梨干向前一送,“吃吧!”<>
张凡只好张开嘴,她尖尖两指捏着,把梨干放到他嘴里。<>
味道确实不错!<>
不过,她刚刚给孩子喂过奶,手上带着的一股特殊的**气则更让张凡心头一阵阵狂跳。<>
两人心跳加速中,说话显得相当不自然,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,心不在焉的样子。<>
捱过了五分钟,张凡担心涵花过来找他,碰见了这场面尴尬,便站起来。<>
“我回去了。”<>
“急什么?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呗!”<>
包媛一心不舍,眼里情意绵绵,眨眨地竟然闪出泪光。<>
“下次吧,今天我是陪我老婆来看林院长,她们两人在那边聊天呢,我得过去了,不然她们一会找过来了。”<>
张凡知道只有用涵花来做掩护,才能顺利脱身。<>
也只有这样说,才能给自己鼓足脱身的勇气。<>
“噢,你跟嫂子一起来的?”<>
包媛仿佛受到了打击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<>
“那快过去陪嫂子吧。”说着,站起来送张凡出门。<>
张凡腿上有些“灌铅”,沉重地走不动,心中极想多坐一会儿。<>
也许,犹豫的脚步被她看出破绽,张凡刚刚走到门口,忽然一双柔软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。<>
包媛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他后背上,脸部不断地在他身上蹭着,喃喃地说:“小凡,以后抽空来啊!”<>
张凡心中狂跳,伸手解开扭在腰间的两只玉手,回身面对着她,安慰道:“你在这儿好好过,有空的时候,我会来看你的。有什么事,给我打电话就成。”<>
包媛点点头,泪如雨下。<>
刚刚失去丈夫,内心挣扎与无助,此时的她,特别需要一个坚强的肩膀来靠一靠,而张凡就是这个“靠山”。<>
不过,在张凡的角度来讲,此时与她接触交往,有些乘人之危的内疚感觉。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