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前几天,张一民和媳妇已经带着孩子,一家三口住进了钱亮家。<>
张一民当保镖,媳妇当住家保姆。<>
一家三口终于有了一个挺满意的工作和收入,过得相当高兴,他媳妇脸色红扑扑的,孩子长得胖胖的,一见面,两口子对张凡千恩万谢。<>
张凡虽然不习惯别人这么谢他,但心里却很自豪:做好事的感觉其实相当美妙。<>
大家见面聊了一会,张凡便问张一民:“上次在省里中医比武大会上,你对我说过,你儿子脑子里的那根针,可能是被一个老太太给钉进去的,是吧?”<>
“我猜想,应该是的。除了这个老太太接触过我儿子,其他的人都没有亲手接触到我儿子,她确实有很大嫌疑。我跟警察局报警了,警察局立案了。”<>
“警察还没有找到她吧?”<>
“没有。”<>
“当时你说她的亲戚、也就是你的工友手机里有她的照片?”<>
“我工友已经把照片传给我了,你看——”<>
张一民把手机打开,翻出一张照片。<>
张凡猛一打眼,就知道没错!<>
正是这个老太太!<>
“怎么?张总,你见过她?”张一民惊问。<>
“见过。就是她!”<>
“在哪里?”<>
“昨天!在省城,她在街上算命,被我给碰上了。”<>
于是,张凡把昨天的经过讲了一遍。<>
“张总,她不是算命,算命是她的幌子,警察局己经查明,她以算命为借口,害了好多人,此前就是警方的通缉对象。”<>
“警方此前根据哪样要抓她?”<>
“据说她是一个扫帚仙,害了几条人命。”<>
“扫帚仙?”<>
张凡又是全身一惊:<>
上次,沈茹冰在省城买门市房不就是遇到扫帚仙了吗?<>
虽然没有见过这个扫帚仙,但店主回忆说,那个老太太腰里别了一把小扫帚。<>
正常人腰里怎么会别一把扫帚?<>
应该是扫帚仙无疑!<>
“是的,我那次见到她时,她也是腰间别一把小扫帚。”张一民道。<>
扫帚仙……小马仙……为祸不小哇!<>
“一民,你晚上睡觉时,留点神,不要把孩子独自留在一个房间里。扫帚仙对任何一个她看准的祸害对象,都不会轻易放手的,也许,她会回来找你们的。”<>
听见张凡这样说,张一民的媳妇害怕了,“张总,有没有什么辟邪的方法避一避呀?”<>
张凡想了想,从怀里取出一张玄阴渡厄符,递给张一民:“把这个夹在书里,放在床边,应该就没事了。”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