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那个公司的人事科长与弟弟接触几回,说弟弟将来必有大成,弟弟初出茅庐,不谙世事深浅,又因为这个科长是自己即将就职的公司科长,弟弟有意结交,几顿酒下来,两人成了好朋友。
不料这科长竟然是个瘾君子,他递给弟弟的香烟里,事先掺了毒品,弟弟吸了几回之后就上瘾了。
然后,学也不上了,期末考试也不参加了,整天以各种理由向姐姐要钱,偷偷拿去买毒品。
当包媛得知事实真相时,非常愤怒,带着丈夫和几个工友去找那个科长算账,却被那个科长的手下十几个保镖给打了。
丈夫受了内伤,回来后在床上躺了一个月,死不瞑目地走了。
看见自己把姐姐一家给害苦了,弟弟下决心戒毒。
这时,天雄戒毒院派人找我,说他们那里的价格比公家办的戒毒所价格便宜好多,基本是慈善性质的戒毒院,而且戒毒效果相当好。
包媛信以为真,便把弟弟送了进去。
不料,弟弟进去之后,毒瘾不但没有戒掉,反而越来越厉害,有好几次在戒毒室差点撞墙而死。
包媛几次想把弟弟接出来,但戒毒院要求把欠的费用交清才放弟弟出院。
为了救弟弟出来,包媛不惜去洗浴中心当按摩女,把挣的血汗钱源源不断地送到了戒毒院……
张凡听完,怒从心头起,脸都涨红了,“听着这戒毒院,像是黑射会在绑架!人质!”
“是的,有戒毒人员的家属偷偷告诉过我,这家戒毒院有黑背景”
“什么背景?你知道吗?”张凡厉声问道。
包媛摇了摇头,“那人没说,只说这个背景手眼通天,在江清市没谁能动得了!”
张凡想了想,忽然有所悟:这事也许从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!
是否,那个公司的人事科长和戒毒院是一伙的?
去,如果真是那样,这个钱可赚得太多了,也太黑了!
“你弟弟应聘的哪个公司?”
“是叫……叫,天什么的……”包媛回忆不起来了。
“天际吧?”
“对对对,是叫天际集团。是天际集团下属一个酒店集团,我手机上有……”包媛说着,打开手机,找了一会,“叫天际由氏旅游有限公司。”
由氏!又是由氏!
由英父子,你们能不能别太坏呀!
坏得没底线了!
张凡哼了一声:“那个人事科长姓什么?叫什么?”
“叫由鹏生……”
不过,包媛话一出口,便后悔地道:“张总,你可不要去替我出头呀,我们斗不过人家,弄不好把你也牵扯进去了。”
张凡微微一笑:“你放心,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。”
包媛斜眼看着张凡的侧影,不由得一阵阵感动:这样的好人,世上不多了。
想着想着,轻轻伸出手,搭在张凡的腿上,泪水涟涟地流了出来:“张总,你对我这么好,让我心里太过意不去了,我也没办法报答你!”
说着,香肩耸动,呜咽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