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男护士肩膀上立时不对劲,犹如一座山,整个压在上面。
“咔咔——”
声音令人心悸,是骨头在皮肉里碎裂发出的声响,好似筷子被折断的声音。
男护士身子一歪,双腿难撑,“扑通”,跪了下去。
半边身子麻木,一动不能动。
“来人哪,来人哪!”男护士冲房间外大喊。
随着喊声,两个男护士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见男护士跪在地上,两个也不问话,操起手中的电棍,劈头盖脑向张凡砸了下来。
张凡抬手一挡。
“当当当……”
两只电棍飞出去,落在地上。
然后轻轻一个鸳鸯腿,脚尖点去!
两个男护士腿间中招!
“妈呀!”
“哎呦,好狠!”
两人惨叫连连,一头栽倒地上,身子卷曲,双手紧紧捂裆,脸上现出极度痛苦,却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张凡并不解气,抡起巴掌,一掌打在男护士的脸上!
这小子正在跪着,被这一掌打倒,身子如球一般,滚滚滚,滚到墙角去了!
“崩!”头部重重地撞在墙上,脖子一歪,昏死过去。
干废了三个坏蛋,张凡稍解心头之恨,轻轻地把包成扶起来。
“来,小成,我背你出院!”
包成感激地看着张凡,也不说话,双手搭在张凡肩上。
张凡背着他站起来的时候,眼泪又差点流了出来:太轻了,太轻了,这点点体重,估计不到七十斤!
可见,包成在这里受到的是什么样的非人折磨!
这哪里是戒毒,这分明是把人抓来当人质,然后让家属不断地拿钱来赎!
即使绑架,也没有这么恶劣的!
张凡一步一步,沉稳而坚实的步子,向走廊走去。
而包媛跟在他身后,担心地问:“张总,他们大门口的保安会不会拦?”
“拦我?呵呵。”
“他们会报警吗?”
张凡轻轻一笑:“别怕,哪有绑匪自己报警的?我手上有他们的罪证,他们最怕见警察了。”
说着,走出大楼,径直向戒毒院大门走来。
得到消息的保安,已经排成两排,守在门边,严阵以待。
院长已经来了,站在保安前面。
难得他如此“涵养”,从监视室已经看到了三个手下被打,他仍旧是面带微笑,颇有一种大将临阵前“闲庭信步”的自信。
他有足够的理由“自信”因为他已经报警,分局警车正在风驰电掣般地往这里赶。
即使警察不能及时赶到,他手下还有五十名保安保镖呢!这些保安平时每日以戒毒病人为靶子练手,个个凶残异常。
“呵呵,张先生,怎么不打声招呼,就背人出院?”院长上前两步,亲切地问道。
张凡强忍住怒火,平静地道:“院长,人快死了,我背去医院抢救。”
“这里就是医院!戒毒兼医院,何必舍近求远呢?”
院长说着,肩膀一耸。
这是一个信号。
众保安齐步向前,电棍如林,杀机四伏,仿佛要在一秒钟内灭了张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