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把大门给我打开!”张凡冲两个没受伤的保安喝道。
两个保安吓得屁滚尿流,哪敢违命,跑过去,把大门拉开。
张凡背着包成,包媛跟在身后,大步走出戒毒院。
回到爱凡养老院,林巧蒙和涵花闻讯已经等在大门口。
林巧蒙把包成安排在包媛的隔壁房间,以便包媛照顾弟弟。
而张凡怒气未消,给吴局长打电话,汇报了在戒毒院发现的问题。
吴局长此前就几次听手下人说,天雄戒毒院里面有毒品买卖,他本来想查一下,但因为没有证据,所以拖到今天。
此刻有了证据,他马上安排局里缉毒大队去天雄戒毒院搜查。
结果查出高纯度海洛因12公斤。
身受重伤、正在医院抢救的戒毒院院长,已经被警察控制,手下相关人员被抓起来二十多,院内戒毒人员都转院到了正府办的戒毒所。
包媛给包成做了饭,喂他吃了。
然后,张凡给包成点了睡穴,使他昏睡十个小时,以免毒瘾发作闹腾起来。
第二天一早,张凡把连夜配制好的戒毒药方“龙涎汤”带到爱凡养老院,让包成喝了。
这副汤药有抗焦虑,清毒素,抗体瘾的奇效。
包成服下去之后,刚刚要发作的毒瘾,顿时被镇压下去,精神渐渐好转。
张凡给包媛留下十副药,嘱咐她每天给包成熬一次,十天之后,毒瘾就会戒掉。
这天,张凡正在天健公司打理业务,周韵竹突然开着卡宴跑来了,一见面便脸色黑黑地道:“张凡,你出来,我跟你说件事!”
张凡一怔,心想怎么得罪这个大美人了?
便放下手里的活,跟周韵竹走出公司,坐到周韵竹的卡宴里。
“什么事呀?竹姐,你可从来没跟我生这么大气呀!”张凡微笑着,伸手去挽她的纤腰。
“啪!”
周韵竹一掌把张凡手打开:“别碰我!去碰你的门家贵少妇吧!”
咦?她指的是欧阳阑珊吧?
欧阳阑珊怎么得罪周韵竹了?
张凡揉着被打疼的手,委屈地说:“竹姐,你把话说清楚,我跟欧阳阑珊怎么了?”
“怎么了你自己心里明镜似的,还要问我吗?”
这是哪来的风雨呀!
我张凡跟欧阳阑珊可是清清白白的,即使上次夜里住在夜光酒店隔壁,也仍然是什么也没发生!
我就是不想再招惹一个缠人的妖精哪!更何况这个欧阳阑珊的老公和泰龙团正预谋害我呢,我跟她扯到了床上,那成什么事了?
“我对天发誓,我跟欧阳阑珊之间决没有你想的那种事!”
周韵竹鼻尖一皱,轻蔑地道:“骗我!没有事的话,她凭什么买了你五瓶仙葩嫩肤露?五瓶哪!”
“哈哈,原来你是为了这个!”张凡也是耸肩一笑,“这能说明我俩有事?这只能说明门家有钱!”
周韵竹一听“门家有钱”这句话,更是火上浇油了:“有钱,有钱你跟她蹭白饭去!少在我身边磨叽,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大路朝天各走两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