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在重案组做完笔录,吴局长的秘书请张凡去局长办公室,说局长在那儿等他。
张凡一进办公室,吴局长就冲过来,一把握住张凡的手:“谢谢你,帮我破了个大案。这个案子一破,不但在市里,就是在省里警察系统,也没人敢小视你吴叔了!”
天雄戒毒院的大案一破,确实让吴局长脸上有光,他一直想搞的这个案子,不料被张凡在偶然情况下给破了。
“张凡,我打算向市里省里给你申请一个嘉奖呢。”
“吴局说哪里话,我就是瞎猫碰死耗子碰见天雄的黑幕罢了。”张凡谦虚道。
“张凡,我可要给你提个意见喽。以后就叫我吴叔得了。我想请你去我家里做客。”
“太客气了,吴叔。”
“是这么回事,你邹姨听说你医术高明,这些天一直嚷嚷着要见你,我知道你忙,一直没提这事。”吴局长说。
“怎么,吴叔夫人有贵恙?”张凡半开玩笑。
“还‘贵’恙呢!”吴局长自嘲一笑,“绝户恙好不!”
绝户恙?
这说得也太难听了!
莫非是不育症?
张凡惊奇地问:“你们夫妻一直没孩子呀?”
“可不。我四十八,她四十三,都走到生育的尾巴年龄上了,再过两年,她红茶包一收,呵呵,这辈子我俩人就只好无儿无女了。”吴局长语气颇为伤感。
“事在人为嘛,有病的话,积极治疗,老来得子的事也是常有的。”张凡也是不忍心看到吴局长如此样子,忙安慰道。
“我们两口子商量来商量去,想努力一下,请你帮个忙,给我们两人看看病,看我们俩有没有救?”吴局长有些不好意思。
“你们俩都有毛病?”
“谁知道呢!到医院看过无数次,说我们俩都没毛病!你说……这事怪不怪。”
吴局长双手一摊,双肩一耸,一脸无奈。
“都没毛病怎么怀不上?”张凡惊异地叫了起来。
“鬼知道。所以才请你给看一看呢。”
“都没毛病……结婚十几年怀不上……”张凡思索起来,颇感怪异,断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未知的秘密原因,情况非同一般。
“怎么样?今天晚上有空没?去我家?”吴局长问。
“好吧,但愿我能帮到吴叔这个忙。”
当天晚上,张凡如约来到他家。
一进门,就闻见一股饭菜香。
原来,邹姨和保姆已经准备好一顿丰盛的家宴。
邹姨名叫邹方,也在警察系统工作,是江清市一分局主管内务的副局长,人长得高挑利索,既有警察的庄严,又有警花的柔美,皮肤保养得相当好,虽说四十有三,却看上去三十刚出头的样子。
她一见面就喜欢上张凡,拉着他的手,问长问短,还要给他介绍个警花对象。听张凡说结婚一年了,她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,这一笑,把羊绒衫下的山峰笑得乱颤一通。
大家吃完饭,进入了正题。
吴局长开玩笑地道:“张凡,你先给邹局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