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这个月……月信来没?”张凡伸手碰了一下有关部位,问道。
“没来呢,晚了五天了。”涵花淡漠地回答。
“那快测一测呀!”张凡兴奋起来,好似涵花肚子里真有个大宝贝儿子似地。
“用得着你提醒吧?我今天早晨起床后就用排卵试纸测了。”
“什么结果?”
“哼,小队长,一道杠!”涵花沮丧地一抹脸,眼圈红了。
张凡内心悻悻地,嘴上却装成不在意,安慰道:“别急,夫妻结婚两年内不怀孕的,都属正常,只要我们努力工作,慢慢就会怀上的。现在咱们有钱了,你好好享受享受生活,周末我领你去天际商场买东西。”
“算了算了,我可没那爱好!”
“那你爱好什么?说,只要说出来,我保准满足你。”
涵花眼睛一闪一闪地,情意如水,忽然轻轻依偎到张凡怀里:“我说了,你可不准笑话我!”
“老夫老妻了,哪里笑话!”
“我……我最大的爱好,就是晚上关了灯,和你躺在床上聊天!”
涵花说完,已经是绯红脸蛋了。
张凡看着这迷人的娇妻,不禁一阵喜爱一阵疼,忙把她紧紧拥住,一边抚着,一边内疚地想起了周韵竹、乐果西施、韩淑云……要是被涵花知道了那些事,她会不会伤透了心!
第二天上午,张凡带着涵花前往江清城。
昨天晚上张凡已经把涵花说服,她终于答应下来。
两人在商场逛了半天,毕竟涵花不舍得花钱,最后只买了两套时装。
因为邹方那边下午有会议,所以,从商场出来后,张凡便把涵花送到爱凡养老院和林巧蒙玩,他自己开车去了警察局第一分局。
为了不引起非议,张凡按照邹方在电话里嘱咐的那样,把大奔停在分局附近的停车场,自己徒步走过来。
大楼门卫是个红脸膛的老头,正在门卫室里拿着放大镜看报纸,张凡轻声叫了三声,他才把放大镜放下,抬头打量张凡一下,见张凡不像当官的样子,便有几分不屑,三角眼一瞪:“找谁?”
“找邹方局长!”
“她不在,去市里开会了。”
老头把放大镜翻个个,扔在桌子上,骂骂咧咧:“机八一天到晚,上访的、申冤的多的是,要是每个人都要局长接待,不把局长累死!”
“我刚刚跟她通过电话!她约我过来。”张凡认真地解释。
“哈哈哈,你刚刚跟她通过电话?别跟我来这套了!我在这做保卫工作几十年了,见得多了!每个坏人都这么说。”
“我真的打过电话!”
“快走快走,别在这胡闹!这可是警察局!”老头威胁道。
“你不信的话,你给她打电话问一下不就清楚了?”
“我是谁?局长是谁?我有资格给局长打电话?小子,你穷糊涂了吧?你要再不滚蛋的话,我……”
“你可以住嘴了!”
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张凡回头一看,邹方满脸含笑,大步冲张凡迎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