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像,太像了!”邹方仔细看了几眼,不禁小嘴成了O型,十分惊讶。
张凡内心一凛:看来,这个扫帚仙是个老牌巫棍,案底重重呀!想了一下,问:“你们抓她时,从她身上搜到什么……特殊的物品没有?”
“特殊物品?什么意思?毒品?”
“不是,就是一些……比如日常家里用品?”
“呵,我记得,下面人说她腰上别了一把扫帚。”
哇,果然没错!
肯定是扫帚仙。
张凡心中提了起来:既然扫帚仙来过这个办公室,那么,就有可能在这里下了盅!
当时素望堂的前房主就是这样被在房子里下了盅的!
张凡精神头来了,又在房间里仔细搜索着,墙壁都细看了一遍,然后又俯在地上,打开床头门,向木床里面张望。
这一看,有了收获!
只见一只巴掌大的微型扫帚,安放在床里一个角落里。
伸手取出来,拿到阳光下细看:没什么特别的,是用高粱穗子扎的,只不过扫帚把上,系着一根细细的黑丝带儿,带儿挂着一个小纸片儿,纸片儿上画着花花曲曲的符号。
一看就是咒符!
“就是它!”
张凡指着咒符道。
邹方看了一会,有些不可置信:“它,就一把破扫帚,就能咒我不生育?”
“这是扫帚仙术法里最普通的一术。这把小扫帚事先被鸡屎、羊粪、狗毛、猫尿和猪鼻涕浸过,这五毒附在扫帚上,通过咒符,每天向你身体里咒毒。”
张凡解释道。
“咒毒?”
“对。这种巫术功力相当强大,下盅后,可以远距离念咒控制这只扫帚。”
邹方恶心地皱了一下眉头,挥手道:“快烧了它。”
张凡掏出打火机,将扫帚点燃。
放在床下几年了,扫帚已经干得不能再干,遇火便着,火苗越来越大……
就在扫帚快烧完的时候,邹方脸色大变,发出惊叫:“啊呀!”
张凡手一抖,心中惊惧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邹方双手捂住腹部,撅着臀部,弯着腰,柳眉紧皱,不断地大口喘气,痛苦异常:“肚子,我肚子……”
咦?
难道是巧合?
点燃扫帚,她肚子就疼起来?
看起来,是和这扫帚有着。
张凡运起一口气,“扑”地一声。
充足的内气,顿时将扫帚上的火苗吹灭,扫帚上顿时腾起一股呛人的烟雾。
张凡打开冰箱,把扫帚扔进冰冻层里,转身扶住邹方双肩:“邹姨,你快到床上。”
邹方在张凡的搀扶下,慢慢躺到床上。额头上沁出一层汗珠,呼吸急促:“小张,快,快看看我肚子……”
张凡向腹部看着,却不敢动手:眼前躺着的可不是一般战士,是一局之副呀!威风着呢!现在突然让张凡掀开她那庄严的警服……确实有点让他为难。
“邹姨,这……”张凡一脸萌新如纯洁少年一般,搓着手。
“亏你还是医生!”邹方嗔了一句,十指灵巧,一颗颗解开警服扣子,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衣,催道:“快点掀开!”